Which one is the real you? and What Makes You?

By Xiaodong Li         Translator  Du ke
How many times our  teacher Xiaodong tells us: Which one is the real you? and What Makes You? 
Your fingers? Your hands, your eyes? Your nose? Your mouth? Your face? your body?  These are complete you?! 

As one African illiterate wise man said “even the best brain couldn’t to thinking and control of the mind

When you say the word “me,” you probably feel pretty clear about what that means. It’s one of the things you’re clearest on in the whole world—something you’ve understood since you were a year old. You might be working on the question, “Who am I?” but what you’re figuring out is the who am part of the question—the part is obvious. It’s just you. Easy.

But when you stop and actually think about it for a minute—about what “me” really boils down to at its core—things start to get pretty weird. Let’s give it a try.

The Body Theory

We’ll start with the first thing most people equate with what a person is—the physical body itself. The Body Theory says that that’s what makes you you. And that would make sense. It doesn’t matter what’s happening in your life—if your body stops working, you die. If Mark goes through something traumatic and his family says,

“It really changed him—he’s just not the same person anymore,” they don’t literally mean Mark isn’t the same person—he’s changed, but he’s still Mark, because Mark’s body is Mark, no matter what he’s acting like. Humans believe they’re so much more than a hunk of flesh and bone, but in the end, a physical ant is the ant, a squirrel’s body is the squirrel, and a human is its body. This is the Body Theory—let’s test it:

So what happens when you cut your fingernails? You’re changing your body, severing some of its atoms from the whole. Does that mean you’re not you anymore? Definitely not—you’re still you.

How about if you get a liver transplant? Bigger deal, but definitely still you, right?

What if you get a terrible disease and need to replace your liver, kidney, heart, lungs, blood, and facial tissue with synthetic parts, but after all the surgery, you’re fine and can live your life normally. Would your family say that you had died, because most of your physical body was gone? No, they wouldn’t. You’d still be you. None of that is needed for you to be you.

Well maybe it’s your DNA? Maybe that’s the core thing that makes you you, and none of these organ transplants matter because your remaining cells all still contain your DNA, and they’re what maintains “you.” One major problem—identical twins have identical DNA, and they’re not the same person. You are you, and your identical twin is most certainly not you. DNA isn’t the answer.

So far, the Body Theory isn’t looking too good. We keep changing major parts of the body, and you keep being you.

It’s like having an old wooden boat. You may have repaired it hundreds of times over the years, replacing wood chip after wood chip, until one day, you realize that not one piece of material from the original boat is still part of it. So is that still your boat? If you named your boat Polly the day you bought it, would you change the name now? It would still be Polly, right?

In this way, what you are is not really a thing as much as a story, or a progression, or one particulartheme of person. You’re a bit like a room with a bunch of things in it—some old, some new, some you’re aware of, some you aren’t—but the room is always changing, never exactly the same from week to week.

Likewise, you’re not a set of brain data, you’re a particular database whose contents are constantly changing, growing, and being updated. And you’re not a physical body of atoms, you’re a set of instructions on how to deal with and organize the atoms that bump into you.

People always say the word soul and I never really know what they’re talking about. To me, the word soul has always seemed like a poetic euphemism for a part of the brain that feels very inner to us; or an attempt to give humans more dignity than just being primal biological organisms; or a way to declare that we’re eternal. But maybe when people say the word soul what they’re talking about is whatever it is that connects my 90-year-old grandfather to the boy in the picture. As his cells and memories come and go, as every wood chip in his canoe changes again and again, maybe the single common thread that ties it all together is his soul. After examining a human from every physical and mental angle throughout the post, maybe the answer this whole time has been the much less tangible Soul Theory.

______

It would have been pleasant to end the post there, but I just can’t do it, because I can’t quite believe in souls.

The way I actually feel right now is completely off-balance. Spending 3 days to thinking about clones of yourself, imagining sharing your brain or merging yours with someone else’s, and wondering whether you secretly die every time you sleep and wake up as a replica will do that to you. If you’re looking for a satisfying conclusion, I’ll direct you to the sources below since I don’t even know who I am right now.

That’s cool, but what’s the point of trying to figure this out.

Published in: |on September 6th, 2016 |No Comments »

耶鲁校长:这才是判断一个人受过教育的铁证人为什么要受教育?教育的目的是什么?

获得知识?掌握技能?取得成功?赢得尊重?还是,享受乐趣?……以下三位不同领域的名家对教育的本质有着惊人一致的认知,也许,这就是教育的答案和目的……1教育不教知识和技能却能让人胜任任何学科和职业理查德·莱文(Richard Charles Levin)是享誉全球的教育家,曾在1993至2013年任耶鲁大学校长,上一位任满20年耶鲁校长的还是1899年就任的亚瑟·哈德利(Arthur Twining Hadley)。理查德·莱文曾说过:如果一个学生从耶鲁大学毕业后,居然拥有了某种很专业的知识和技能,这是耶鲁教育最大的失败。

因为,他认为,专业的知识和技能,是学生们根据自己的意愿,在大学毕业后才需要去学习和掌握的东西,那不是耶鲁大学教育的任务。那大学教育有什么用呢?理查德·莱文在他的演讲集《大学的工作》(《The Work of the University》)中这样提到,耶鲁致力于领袖人物的培养。在莱文看来,本科教育的核心是通识,是培养学生批判性独立思考的能力,并为终身学习打下基础。通识教育的英文是,liberal education,即自由教育,是对心灵的自由滋养,其核心是——自由的精神、公民的责任、远大的志向。自由地发挥个人潜质,自由地选择学习方向,不为功利所累,为生命的成长确定方向,为社会、为人类的进步做出贡献。这,才是莱文心目中耶鲁教育的目的。

正如《大学的观念》(《The Idea of a University》)的作者约翰·纽曼(John Henry Newman)所说:“只有教育,才能使一个人对自己的观点和判断有清醒和自觉的认识,只有教育,才能令他阐明观点时有道理,表达时有说服力,鼓动时有力量。教育令他看世界的本来面目,切中要害,解开思绪的乱麻,识破似是而非的诡辩,撇开无关的细节。教育能让人信服地胜任任何职位,驾轻就熟地精通任何学科。”2教育不改变生活环境却能改变人的思维方式2005年,美国已故小说家David Foster Wallace曾在Kenyon大学的毕业典礼上发表演讲。

演讲的一开头,他讲了一个小故事:两条年轻的鱼遇到一条老鱼。老鱼打招呼道:“早上好,孩子们。这水怎么样?”两条年轻的鱼继续游了一会儿,终于,其中一条忍不住问另外一条:“什么是‘水’?”演讲中提到,一个成年人的生活需要早早起床,赶赴办公室,应付8-10个小时充满挑战的工作,然后去超市、做饭,放松一会就得早早上床。因为,第二天又得周而复始,再来一遍。人,很容易在这样的生活里,形成无意识的惯性:无意识地翻手机、给生活加速、陷入琐碎的柴米油盐、忽略身边的人和事、冷漠、愤怒、抱怨……而不自知。

就像开头的故事一样,生活在“水”中太长时间,已经不知道水是什么。Wallace在演讲中说到,教育的目的不是学会知识,而是习得一种思维方式——在繁琐无聊的生活中,时刻保持清醒的自我意识(Self-awareness),不是“我”被杂乱、无意识的生活拖着走,而是生活由“我”掌控。学会思考、选择,拥有信念、自由,这是教育的目的,也是获得幸福的能力。

教育能让你活得幸福幸福取决于有意识的思维方式哈佛大学的《幸福课》风靡全球,教授这门课的泰勒·本-沙哈尔(Tal Ben-Shahar)教授认为,幸福取决于你有意识的思维方式,并总结出了以下12点有意识地获得幸福的思维方式:

1、不断问自己问题。每个问题都会开启自我探索的门,然后,值得你信仰的东西就会显现在你的现实生活中。

2、相信自己。怎么做到?通过每一次解决问题、接受挑战,通过视觉想像告诉自己一定做得到,也相信他人。

3、学会接受失败,否则你永远不会成长。

4、接受你是不完美的。生活不是一条一直上升的直线,而是一条上升的曲线。

5、允许自己有人的正常情感,包括积极和消极的情感。

6、记录生活可以帮到你。

7、积极思考遇到的一切问题,学会感激。感激能带给人类最单纯的快乐。

8、简化生活。贵精不贵多。对自己不想要的东西学会说“no”。

9、幸福的第一要素是:亲密关系。这是人的天性需求,所以,要为幸福长久的亲密关系付出努力。

10、充分休息和运动。11、做事有三个层次:工作、事业、使命。找到你在这个世界的使命。

12、记住:只有自己幸福,才能让别人幸福。教育子女最好的方法就是做个诚实的父母

Published in: |on September 5th, 2016 |No Comments »

认知神经科学:禅修可以改变人类大脑

“藏传佛教在西方传播的过程中,有很多人加入进来,其中不乏科学家的身影。科学家总会不自觉地把自己以前的学识,用在对佛教或者对禅修体验的理解上。

所以说佛教也需要有一个途径,更好地让现代人理解佛法到底是什么。”(节选自《禅修与认知神经科学》)本文是基于美国科学家和高僧大德共同参与、针对禅修的实验研究而写出的。

视觉专注力的实验


关于视觉专注力的测试实验,要求专注于一个佛像

会让被试者持续注意30到40 分钟。过程之中所呈现的佛像会突然闪一下,同时要求被测试者马上按键,就是说明看到了。很多禅修者,专注力比较高,在佛像一闪时马上就注意到了,这是需要长期的禅修训练的。对照组就是我们普通人,反应时间比较长。

2004年,威斯康星大学心理学教授戴维森(实验研究员之一:理查德•J•戴维逊:生于1951年12月12日,是美国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的心理学和精神病学教授,同时也是位于Waisman中心的“精神健康研究中心”的创建者和主席)研究团队在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PNAS)上发表了论文。这篇论文发表之后,该杂志已经发表了七八篇关于禅修的论文了。论文是关于长期禅修者的实验发现的一个现象,就是自发性的高伽马波同步的现象。

普通人伽马波一般是20赫兹以上,它是一种脑细胞的共振现象,与注意力的集中程度有关,也与情绪的控制有关,也和新洞见有关。突然想到什么解决办法的“啊哈,原来是如此”,这种新洞见在心理学上叫“顿悟”,属于思维研究中问题解决、推理与决策领域,但是跟佛教所说“顿悟”差距很大。

实验组是8位资深的禅修者,年龄在34-64岁之间,一般有15-40年的禅修经验,属于宁玛派和噶举派传承。对照组是10名普通大学生,他们表示对禅修有兴趣,年龄在19-22岁之间;在正式实验之前,进行了一星期左右的禅修学习。

15-40年的禅修训练一般来说是进行了1万个小时以上的禅修,也就是连续3-4年,基本上就是这样的。他们每个人至少要经过一次3年3个月零3天的闭关,其中有些人经过了多次这样的长期闭关。实验中用的禅修方法主要有三种:第一,是有所缘的安住;第二,是无所缘的安住;第三,是“悲心”的禅修。

实验是专注于屏幕上的一个白点,就是在一个黑色屏幕上的一个白点。被测试者一直看着,然后测大脑的反应。结果是一般人很难维持,因为一直看着一个白点一会就模糊了,而这些佛教的修行者们看这个白点会连续看数个小时还意犹未尽。

大脑扫描结果表明,当长时关注的时候,与注意力相关的脑区会活化。FMRI扫描显示,大脑传统专注力神经网络的共同区域有活化的现象,包括脑顶内沟、额叶眼动区、丘脑、脑岛、外侧枕叶与基底核。资深禅修者在额至顶叶的网络中出现更多的活化,这些增加的活化代表了他们持久的注意力以及这些能力的特殊神经关联。

“悲心”的禅修实验


下面介绍“悲心”的禅修实验。

这次活化的区域则为纹状体、前脑岛、体感觉区、前扣带回和左前额叶,并且伴随着右前顶叶去活化的现象。其中比较重要的是左前额叶的活化与右前顶叶的去活化,这是很重要的一个现象。因为这个时候禅修用的是一个利他的心,要产生的就是一种利他的心理活动,这时活化的区域与感觉状态有关,还与计划有关。额叶是管计划的,该区域还与正面的情绪有关。

实验过程分为禅修前、禅修中、禅修后三个阶段。什么意思呢?就是在禅修之前,测试基准状态,然后过程之中测试,在禅修结束之后继续测。

在这个测试实验中,僧人戴上电极感应器,观测伽马波的振荡。实验组的伽马波震荡非常强烈,强烈到当时把戴维森都吓到了。当时的仪器是用纸来记录伽马波,那个纸的“反常”记录情况让他以为是机器发生问题了。

伽马波是由脑部额叶和顶部额叶的皮质区的活动引起的,这些区域是负责人类情绪、正面思考以及与快乐相关的区域。普通人的伽马波是20赫兹或者以上,但是僧人却达到80赫兹以上,已经超过当时普通仪器可以记录的水平了。

如有兴趣,可以查阅相关资料。于禅修中间,大脑前额叶的皮质区脑电波反复震荡,反应尤其强烈。通过数据我们已经看到即便在静止期间,实验组已经超出了对照组,超出了我们普通人。喇嘛组的数值平均来讲是学生组的8倍以上,最好的能达到普通学生禅修状态的13倍。禅修结束的时候实验组数值仍然高于对照组。

根据检测结果最后发现:禅修前,实验组僧人的伽马波基准状态已经超过对照组。禅修中,实验组僧人的大脑前额叶皮质区伽马波反复振荡,反应尤其强烈,比起对照学生组,其数值升高大约8倍以上,个别最高值能达到13倍;这些数值也是当时所有非病理研究所报道的最高数值。禅修结束后,实验组的数值仍然高于对照组。

神经同布化实验


下面介绍第三项检测,即神经同步化的检测。

神经同步化是大脑完成专注、记忆、学习和认知等功能所必须的。而这次实验结果发现,实验组僧人大脑里神经细胞的长距离同步化能力远远超过了对照组。说明在禅修时,大脑里大量的神经细胞进行了功能协调作用,也说明僧人的神经细胞的协调能力远远超过了对照组的学生。

总之,这些实验数据说明,在禅修时,大脑里大量散在的神经细胞集团进行了高频率的、时间精度非常高的同步化。而实验中发现伽马波振荡幅度是逐渐增加的,这种现象也符合现在学术界的一种观点,即:神经细胞的同步化是一个复杂的相互交联过程,因此需要一定时间来完成,而且其同步化程度与参与的神经细胞集团数量成正比。

认知神经科学实验带来的启示


实验证实,禅修的神经学作用体现在伽马波基线值的改变,这些改变意味着禅修可以改变我们的情绪,可能让我们更快乐。

因为禅修主要改变了两个情绪回路。

第一个改变是左前额叶的活化以及右前顶叶的去活化。前额叶活化不对称代表了不同情绪:通常右侧活化代表负面情绪,左侧活化代表快乐情绪。若右侧活化程度大于左侧,表示产生了担忧、焦虑、悲伤、对生命不满意等情绪,最极端的情况就是忧郁症。若左侧活化程度大于右侧,则表示感觉机敏、有活力、热心、喜悦、更有安全感,也就是说有更快乐的感觉。

戴维森教授的实验结果显示,资深禅修者的左不对称数值,即左侧活化程度,大大地超过右侧的值,是有史以来最高的。在实验者中,最有代表性的是明就仁波切在“无缘悲心”的禅修实验中,其左侧神经区域的活化强度是最高的,增加了700%以上(对照组只提升了10%-15%)!因此,明就仁波切被《时代周刊》评为是世界上最快乐的人,他自己也写了一本很有影响力的书——《世界上最快乐的人》。

第二个改变是强化了神经元从前额叶到杏仁核的连结。杏仁核与情绪有关。这种改变是负面情绪的一种“去活化”现象,就是让你的负面情绪减少,让你的正面情绪很高。产生快乐不完全是左前额叶高度活化的直接结果,还要强化神经元从前额叶到杏仁体的连结大脑认知部位的讯号,让它传达至情绪的部位,从而造成前额叶基本活化样式的改变。

实验时给测试者一张凄惨的图。看到这类图一般人的反应是会生起恶心的感觉,并促使杏仁体的活化,其活化与烦恼性情绪有关。而禅修者的内心则是期望图中受苦者能够复原、脱离苦海。

明就仁波切在采访中诉说了实验的一些细节情况,科学家给他戴上一个头套,把头送进一个黑洞里(也就是现代脑科学的一种仪器——功能性磁共振成像——之中)。然后是突然听见儿童的惨叫声或者是看到一幅悲惨的画面,让他去禅修,用慈悲心来摄持。他调侃说当时突然把他吓到了。普通人看到会有很负面的情绪生出来,一种烦恼性的情绪。但是禅修者在这个过程中,却是希望图片上的孩子早日脱离苦海,早日恢复健康,而这改变了杏仁核的信号强度,降低了它的活化。

慈悲心能使人对他人的痛苦感觉感同身受,对他人作观察与观想后而生起特殊的情绪心态,能够自动地激发观察者的情感状态,特别是前脑岛和顶内扣带皮质的活化。换言之,愈能够感受到他人的痛苦,就愈能够进入更大的慈悲状态。

因此,可以得出如下结论:首先,通过心智的训练可以影响脑的物理变化,明显激发出神经同步现象,这是一种很重要的物理现象。其次,正向的心灵训练,确实可以改变大脑。

这些发现震惊了科学界!从这之后,科学家们开始大量地研究佛教禅修。所以,为了自他的安乐,让我们的伽马波震荡起来吧!

Published in: |on June 23rd, 2016 |No Comments »

分分钟觉知,秒秒钟平等

awzunex3994538

晓东老师开示说:

“因灭果即灭,灭果因还在。
感受是灭不掉的,苦是因为对感受的执着,即贪嗔反应。对感受保持先觉,并保持持续不断地觉知,并对觉知到的感受保持平等心,即是灭痛苦烦恼的因,即灭痴”
“分分钟觉知,秒秒钟平等”

杂念为什么总是停不下来?

这是打坐之后,还是困扰我们的一个问题。

早晨起床洗漱后,用调息来唤醒身体的时间。面对阳台,跪坐在禅垫上,尝试进入平静和无为。点击insight timer上的开始start键到beginning bell那悠远深长的“叮⋯⋯”声响起之间,有5秒钟的间隔,恰好是一个完整的深呼吸。每一次,感觉着迷和新奇,仿佛,找到了一个丈量时间的窍门。

之后的四十分钟,在一个又一个的5秒钟里,身体看似静止,却时不时有各种各样的念头不断生成、发展、挥发、消失,周而复始,少有停歇。有些是现实生活的延展,“要记得在新冰箱到之前处理掉那只老的⋯”;“一会儿的约会穿什么好呢?蓝色连衣裙还是皮夹克?”;“4D的课后总结还差一点,下一步找xx试试磨课。”⋯⋯碎片化的小念头自动自发地演绎着,恨不能生出一整套的剧本和方案。也有些时候,念头来源于视觉画面的记忆,比如,《头脑特工队》里在遗忘谷灰飞烟灭的Bing Bong就在某个早晨,活灵活现、大摇大摆地溜进了冥想中我的脑海。还有更多的时候,那些画面毫无逻辑和意义,不知是否逃出垃圾场的记忆球传来的未名讯息……

提高觉知力:我们平衡思维的唯一最充分的能力

当你无事可做的时候,内心正在发生些什么?

我们的默认设置(default setting)似乎被设定为“思考”,而不是“觉知”。

能发现这一点是很棒的,因为这样一来,我们就有可能开始转变,从自动且无休止的“思考”模式,慢慢切换为一种更有益处的模式——觉知。假以时日,我们就会将“默认设置”调整成为宏大的“正念(mindfulness)”,而不是在思考中深陷的“失念(mindlessness)”。

一旦你坐下或躺下开始禅修时,马上会发现,心似乎有自己的生命:它会一直一直地想事情、沉思、想象、计划、预测、喜欢这个、不喜欢那个、回忆、遗忘、评估、反应、自己编故事……就像一条永无止境的活动之流。如果你从不曾敞开心胸无所作为,让自己这么自处一会儿,你恐怕都不曾留意,心竟是这样运作的。

这有点象体育比赛的评论,赛场中正在进行真正的比赛,而旁边永远配有同时发生的解说。当你开始禅修时,禅修评论一定也会不时响起,它甚至还会占满整个内心空间。然而,那已经不再是真正的禅修了,好比转播报道并不等于比赛本身一样。

以上这些都是“思想流”做出来的,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仔细观察、逐渐熟悉和了解自心,否则我们会被脑中的思想完全主宰。不仅如此,这些思想还会为我们的行为、感受,以及我们所关心的一切加油添醋。在这件事上,你也不例外。我们每个人都有着七天二十四小时日夜工作的思想流,只是通常未被觉察到。

对思想的觉察(awareness of thinking)可以带来平衡的状态,扩展视野,让我们不再被无意识的思想所支配。

要想理解这个世界,不迷失其中,我们必须具备严谨的思考与分析能力,这是生存的基础。因此,精确敏锐、极具批判性的思维的确应该多加培养。然而,这并非唯一的目标,与此同时还在在一个相当重要却未被教学体系重视与教授的才能,那就是“觉知”。对我们来说,觉知(awareness)与思想(thinking)至少具有同等价值。甚至从某种角度来说,它的力道更强劲。因为,无论多么高深奥妙的思想,都被觉知所涵容。

再好的脑袋也没有办法思考心

修习正念,以觉知区分和平衡思维有什么用呢?

记得在一次中级班中,提到修习“正念”能够让人在做事情时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并且把注意力集中在所作之事上。当时,有学员讪笑发问道:“专注力有何用?一心多用,同时处理多件事岂不更有效率?”唔,是啊,现代人习惯了一心多用,尤其在企业中,同时处理多项任务的multi-task能力更被视作优势,“不分心”的正念有必要吗?

曾经读到过静心的三个重要黄金原则:“我无所求,我无所为,我无所是。”

在后来的禅坐中,一个念头突然跳进了我的觉知,习惯了有清晰目标的忙碌工作,突然进入“无所事事”的状况,内心深处,不安全感和焦虑感虽然在意识的层面被压抑住,却绵绵密密地充斥在思想的每个角落,隐约却确实地存在着⋯⋯在那之后,这个被注意到的念头,影响力开始减弱,逐渐地隐退。正如卡巴金教授所说:“思想的觉察(awareness of thinking)可以带来平衡的状态,扩展视野,让我们不再被无意识的思想所支配。”

如何才能让我们不再被无意识的思想所支配,那就是”分分钟觉知,秒秒钟平等”。

Published in: |on April 5th, 2016 |No Comments »

大学心法课程简介

fb2ff3083bec8ae0157adb85adde95e2

课程介绍

人生就是用齐家、治国(企业、事业)、平天下(与人和谐、与自然和谐)来修炼自已的。修身,用一生的时间升级这个生命,让慧命不断提升。德者本也,财者末也,走向生命的超越。

要想生命升华,就必须认认真真地进行修证。修证就是明明德,有七个层次的修证功夫“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静、静而后能安、安而后能虑、虑而后能得”中华民族的原点文化正确地阐明了人体生命的本质、机理及人体生命升华的正确途径和方法。人们通过学习和应用就能够顺利、和谐地生活和生存,使自已的生命升华而达到幸福的境界。使人类能够顺利地生存和延续。

齐家:家庭美满,治国:国泰民安,平天下:使天下太平,人人都美满幸福地生活。所以我们的课程是最有意义的,他忠实于我们祖先的原点文化,用儒、释、道三学的精华,修身正心,固本培元,定观觉照,进入知止定静、抱元守一、明德见性的境界,使身体轻健、心舒意畅,精神饱满。

《大学》是人类需要的:自天子以至于庶人壹是皆以修身为本。大学者,大人之学也。“大人”不只是区分年龄所下的定义,古代的官员都称作大人。“见龙在天,利见大人”。子曰“夫大人者,与天地合其德,与日月合其明,与四时合其序,与鬼神合其吉凶。先天而天理弗违,后天而奉天时。天且弗违,而况人呼!况干鬼神乎!”即天人合一。

因此,我们每个学员都走在这样的道上,建立学习型的家庭和企业,真正的实现“内聖”,必定会“外王”(齐家、治企、平天下)。

主要方向:

U7358P1194T579D2F12043DT20140314155200

如何更有效掌握自我的窍门。它通过一个特别的环境,协助参加者以更严谨的态度,清晰每一刻体验,并透过各种各样的现象和思维上的概念去把握事物上的本质,做到有效的区分,从而发觉自我生活的真正目的和原动力。
1、作为企业老板,如何让正方向情绪主导生活,对员工的工作效率起到积极推动作用。
2、作为夫妻如何让感情更加幸福和谐

3、作为父母,如何让孩子树立正知正见、自主自己的生命,树立自己的原则、立场。

4、区分身体的我,思维的我,情绪的我,及如的使用它更有效的支持“本我”实现目标。时刻知道自己的位置,让自己真正的活在当下。
5、如何让自己跳出纷争,排除困扰,清晰高效生活工作,减少身体内耗。
6、如何活出自我,找到内在愿景驱动力,成就美妙人生。
7、如何训练自己边休息边工作,真正劳逸结合。
8、减少恐惧、担心、焦虑不安、烦躁、无奈等情绪。
9、训练平等心、专注度,如何容纳百川。

 

授课形式

● 借助古圣先贤传道授法的智慧,着宽松禅修服席地而坐着听,却被称为世界上最严谨的一堂课。

● 有机会体验到全然放下的轻松,有机会释放压力情绪,消除关节炎、严重脊椎炎、偏头痛、失眠、胃痛等疾病并有持续疗愈的机会。

● 有机会打扫心灵灰尘与自己身体大智慧连接和自己身体对话,并有机会把平时困惑及棘手的问题得以解决。生命难得一次次巧遇及缘遇,贵在珍惜拥有及把握当下。

1、 看清自身盲点,理清个人目标。

2、 改善人际关系,提高沟通技巧。
3、 提高工作中的主动性,加强责任感。
4、 激发并保持冲劲,提高工作业绩。
5、 建立自信和勇气,降低对绩效的恐惧和焦虑。
6、 消除不健康的工作压力源。
7、 调整好个人生活和职业关系。
8、 改善家庭沟通模式,提升家庭生活品质
9、 做一个好家长,建立和谐的亲子关系。

主讲人介绍——

李晓东老师,“阳明书院”创办人,多年来,融合多家之长和自己的经验形成独到的教育理念与方法——“粗养细教,以德育人”。善于为有特殊需求的家庭提供0—6岁的教育规划设计及咨询;为公司、企业和团体提供教育顾问,帮助企业、公司解决员工和重要客户的子女教育问题。并在深圳、广州、南宁、长沙、山东等地的早教机构和公司担任教育顾问,其成功的教育理念和案例在中央电视台和地方台都有报道。

秉着“粗养细教,以德育人”的早期教育理念,在全国指导一些家庭成功地培养出一批身体好、头脑聪明、品德高尚的幼儿,并且协助其中一些家长办起了早教学校。李晓东以‘为亿万家庭找到最好的教育方法’为使命,公益为主,用和谐的教育,创和谐家庭,建和谐社会!通过推广诵读经典,让我们了解自己、认识他人和世界,净化灵灵魂、提升人格。 

Published in: |on March 23rd, 2016 |No Commen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