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September 20th, 2010...9:26 pm

请让我拉着这面旗

Jump to Comments

在国内的时候,就知道这句: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掷地有声的一句话,在中国却很难有直观的认识;而在哈佛却是几乎每天都可以体验到:

今天 Einat Wilf 代表以色列工党来哈佛肯尼迪政府学院做讲话,内容是以色列的政党布局,当然不可避免地最主要都在讲巴以冲突问题。

讲话开始大概才五分钟,讲到以色列建造的墙很有效地保护了墙内的犹太人,一个西装革履的学生站了起来,大声说:“这是自我防卫吗?我刚从巴勒斯坦回来,看到了他们的人民生活在什么样的困境里。。。”一边说一边从包里拿出一面巴勒斯坦国旗。这时教室里有两个人鼓掌。

今天的组织人是 Nick Burns 大使,他对这个学生说:“我们这里要遵守文明的对话,你有任何意见都可以在之后的自由交流阶段提出,请不要打断Wilf 博士的讲话。” 那个学生问:“那我可以拉着这个国旗吗?” 大使说:“可以。但是请你不要打扰其他人听讲话。”

Wilf 也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不紧不慢,不动声色地又讲了下去。讲到以色列政客都支持与巴勒斯坦分离建国的时候,那个学生又插话说:“这是种族隔离政策”。Nick Burns大使严辞批评说:“我们在这里举办这样的讲座是给每个人文明地沟通的场地,现在她在讲话,你就要尊重她的发言。如果你再出言打断,我们只能请你出去了。” 这个学生道歉。主讲人又继续讲下去。

过了一会儿,学校的警察闻风进来,要把这个学生带走。这个学生还没有开口抗议,Burns大使上前制止了这个警察,对他说:“我们这里在进行思想对话与意见交流,他已经答应了不打扰别人,所以他有权利在这里拉着他的旗帜。”

讲座又进行了一会儿,一个打扮得有点邋遢的人晃悠了进来,他的帽子上满是写有支持巴勒斯坦口号的勋章,还围着一个典型的巴勒斯坦围巾。他走到举着巴勒斯坦国旗的同学旁边(两个人都在阶梯教室的最后面),非常低声地打了个招呼。然后就这么站着。不久,又来了两个警察,也没有把这两个人带走,而是静静地站在后面。

讲座又过了一个多小时才结束。提问环节有很多人举手要发言,大使一一点名。有多个人提出了很尖锐地问题,主要围绕以色列侵犯巴勒斯坦的人权。那两个抗议者没有被点到名,却也没有发出一句话,只是在后面一个拉着国旗,一个带着帽子和围巾。结束的时候,本以为他们会大声抗议,或者演讲,企图与人辩论;但没有,他们只是很平静地说:请到某某网站来了解关于巴以冲突更多的内容。

这件事情在哈佛几乎天天都在上演,我们经常邀请一些很有争议却也很有影响力的人来讲话。这种 civil dialogue “文明的对话” 每天都是我们生活和学习的一部分。以前读着伏尔泰的话,虽然也觉得心潮澎湃,却没有太多切身的体验。而现在我却是真真正正地体会到:只有当所有人表达意见的权利都平等,不管是穿西装,还是拖着拖鞋,不管是政党的领袖,还是普通学生,甚至无业游民,都能够在一个 civil space “文明的空间” 表达自己的立场的时候,人的尊严,思想和自由的尊严才体现出来。

Be Sociable, Share!

9 Comments

  • 容忍别人说话真是一件很难做到的事情啊。

  • 不能平等对话,可以归到个性上,自己太愤怒了,自己是对的,别人是错误的..以至于想要控制别人..

    可能是被等级制度压抑太久,一有说话的机会就迫不及待的想改变别人

    应该慢慢的让人说话, 等大家都说累了,说烦了,就不会那么急躁,基本上就能平等对话了吧

  • 每个人都有平等的表达自己的权利。很多人都明白这样的道理,但未必做到。特别是当自己的平等权利被践踏的时候,他们只会抱怨只会埋怨。

  • 你好,我是大学生网络杂志《北斗》(www.ibeidou.net)的编辑,请问能否允许我们转载此文。谢谢!

  • 可以啊, 我所有博客的文章, 如无特殊说明, 都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 从twitter过来,你的推被广泛传播啊。订阅你的博客。

  • 这篇文章很有刘瑜的味道了。细节的力量。很奇怪为什么在海外发声的学者女性居多。(刘瑜去清华了,有点不理解)还是我不知道吧,男学者在哪里?赵鼎新,徐贲。年轻一点的目前没有发现。
    我再找找,这样理性的声音,然后又有较高的研究水平,才会有清醒的思考。

  • 好文,翻墙不易,可否转到国内的空间让更多人看到呢?

  • hen xi huan ni xie de bo wen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