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古希腊诗人荷马曾经说过:“对人来说,不幸要比幸福多两倍。” 对我而言,每天洗碗是不幸中的不幸。现代人发明的洗碗机也要求我们先洗一个大概,才能放进去;然后必须听着厨房里传来阵阵轰鸣的洗刷声音。本来每天吃简单的东西也用不过几个碗碟,操纵起洗碗机来未免有大动干戈的架势。其实,我每天使过的各种水杯远远超过碗碟的数量,家里几乎每个角落都有茶杯或咖啡杯。在吃喝问题上,看来吃的质量远不如喝的品味—–橱柜里的各种茶叶和咖啡比起冰箱里的速冻食品可贵重多了。当然,地毯上和很多书本上自然也免不了存留下若干茶垢或咖啡的痕迹。面对着厨房水池里堆积起来的杯盘,我手里拿着海绵和洗碗剂,不禁扬眉一笑:这书脸上的看官们恐怕多有同样对洗碗的苦楚,除了神经病以外。。。

March 24, 2017

0

人们去远方只是为了紧紧地搂住自己
我只喜欢在笛声中闻着野草的清香
—-仓央嘉措

0

“那些书里的故事其实都是真事!不过在这个世界上发生的很稀罕罢了!所以,人们就一定要记下它,把它留在纸上,像怀念一个人那样去怀念它。。。” —- 《橘子红了》

0

大家都说: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而纽约很多中餐馆的午餐偏偏是价格实惠的套餐:里面包括馄炖汤,一道菜和米饭,让你感觉买了一道菜,还赚了一碗汤。其实,那碗近似刷锅水的馄炖汤简直没法咽下,我每次不碰一下。如果说起馄炖,在北京府右街和西长安街交叉口的西南角曾经坐落一家地道的京味面食馆子。那里的馄饨皮是手擀的,馅多,个儿也大,汤底里有天津冬菜,肉末,紫菜,香油,酱油,葱花,等等;上面还飘着若干香菜叶,味道至今耿耿于怀。当初在那里连晚饭我都要一碗馄饨吃,作为拉开晚餐的序幕。然后,再开始点一个气味浓厚但吊人胃口的韭菜合子,加上一碟凉拌高碑店豆腐干丝和黄瓜。付账之后,掀开珠子门帘,甩袖扬长而去。。。

March 23, 2017

0

各种迹象显示,如果一位女士說“等我5分鍾就好”,那麽她會說到做到的。完全沒必要每隔15分鍾催她一次。。。

0

弘一法师曾告诫:“识不足则多虑,威不足则多怒,信不足则多言。” 谨记。

0

最近补看了一些老片,比如《我是路人甲》,《80年代的爱情》,《北京时间》,《茉莉花开》,等等。。。尽管各有千秋,仍有虐弄爱情或赚足观众眼泪之嫌,刻意回避社会体制上的实质问题。人生毕竟命运难测,行善会种下善果。在这个大雪之夜,想起曾经看到的一句话:“一直努力着,适应着这个世界的温度;不管是季节,还是人心。”

March 22, 2018

0

时代果然是弄潮儿。以前人們会把自己的私事写在日記本里,要是有人看就会生氣。而現在人們把自己的事都曬在社交媒体上,要是沒人看就会生氣。

0

今天看到一句話:“幸运的人,一生都被童年治愈,不幸的人,一生都在治愈童年。”

0

夏志清教授在1961年出版《中國現代小說史》恐怕是了解民国时期文学的敲门砖。鉴于他的美国教育背景,他发现中国现代小说缺欠西方那种心理以及精神层面,乃至伦理方面的探索。这种批评虽然不无道理,但中国白话文文学毕竟在一个不同的文化格局里也是走了一条坎坷的道路。他钟意錢鍾書的《围城》和張愛玲的《金鎖記》显然是可以理解的,因为这两个作家在刻画人物性格方面都是惟妙惟肖的。夏志清认为:“洋人看中国书看得少的时候,兴趣很大;看得多了,反而没有兴趣了。” 其实不一定,这得看洋人对博大的华夏文化能够有多深入的了解,也取决于他们领悟的慧根了。1986年唐德剛教授与夏志清教授發生了一场紅樓風波。唐德刚认为夏志清“以‘崇洋過當’觀點貶抑中國作家”;而夏志清回敬了一篇《諫友篇—駁唐德剛〈海外讀紅樓〉》。后来听说两人有一次见面时候终于握手言和,盡棄前嫌。夏志清的哥哥夏济安其实也是位才华横溢的文人,白先勇、李歐梵、陳若曦都是他的學生。夏志清给哥哥整理的《夏济安日記》也很值得一读,里面详尽地描述了他如何钟情喜欢的女孩子们。夏济安手上的爱情线似乎不顺利,每次戀愛耗上三五年, 都以失敗告終, 以致終身未娶。夏济安先生曾认为:“武侠小说这门东西,大有可为,因为从来没有人好好写过。。。将来要是实在没有其他办法,一定想法子写武侠小说。” 可是当他读罢金庸的《射雕英雄传》,心凉了,“真命天子已经出现,我只好到扶余国去了。” 其实,纵观古今中外的文学演变历史,都不外乎于探索人性与人的各种情感交流。钱穆在他的《中国文学论丛》中指出:“《中庸》言:‘莫不饮食,鲜能知味。’ 饮食乃人生中最现实者。孟子曰:‘饮食男女性也’,是矣。然饮食贵知味,人生现实中之味则在情,今所谓人情味是矣。苟无情,则又何味焉。” 所谓文学,用曹雪芹的一句话来吐槽的话就是“人情练达即文章”,其实也没有什么可神秘的地方。

March 19, 2017

Log 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