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花絮 (十八)

这几天心境不好,原因之一是在浏览天涯论坛时候偶然看到这么一句曾流行在北京院校里的歪理邪说:“好男不娶外院女,好女不嫁建工男。” 替建工男辩护不是我的分内职责,我也不熟悉他们,但为外院女伸张正义则是义不容辞的。否则,不但辜负了师姐师妹们往日的种种体贴关照,也熟不能坐视非礼而袖手旁观,毕竟天理难容啊。首先,这种诋毁的理由本身就是无稽之谈:诸如外院女生多,跟后宫似的,勾心斗角,又开放时髦,还传说一到放学都是大使馆的或高富帅的车来接。。。每一个理由都是充满了喷粪者们的各种不自信和妒忌的成分。气质洋气的外院女能够婷婷玉立地有各种显赫的男士们肯出车接送只能证明了她们与众不凡的身价,不是一群想偷吃天鹅肉的癞蛤蟆可以痴心妄想得到的现实。但从某种意义上看,口气酸酸的也情有可原。毕竟,有一种褒奖其实就是来自小人的诽谤。其实,外院女不尽相同,学日语的容易日渐染上东瀛人的习气,行事讲究礼数;就像学德语的,往往也面色凝重,为人一丝不苟。小系种属于阿拉伯语,朝鲜语,俄语,法语,和西班牙语等等。最声势浩荡的自然就是英语系了—-他们人高马大,故事(或者事故)最多。在这样一个语种繁多的校园里漫步,简直就是在一个小联合国里串门。到处是背单词的或练口语的靓丽倩影:你能听到外院女神们如同燕子般的喃喃细语,也可以细品她们金玲儿一样的发声,大舌音,小舌音,卷舌音,发出的声音宛若是琴弦上拨动出的各种婉顺音符。在这葱葱油绿的校园上空,回荡的总是不同语种的腔调和青春甜美的声音。除了各门语言之外,外院学生也成就了自己的一套术语,比如“练口语” 就是一个外院的专有名词。在夕阳的余晖下,吃完晚饭的成对成双、打扮时尚的男女生们常常并肩漫步在校园里的各个曲肠小道上或角落里,用外语交流、交心、交朋友,这就是“练口语”。记得有一次我在北航的一个哥们来拜访的时候,为外院这一道道的风景羡慕的简直移不动脚步,不肯回母校了。他沮丧地说:“我们一个八十多人的班上只有两个女生,相貌穿着如何且顾不上品头论足了,众僧们还抢着每天给这两位姑奶奶们打开水。” 偶觉得,这两位北航“姑奶奶”其实是那个时代和那个地点的幸运儿,而我们外院的阳光女生们却是任何时期和任何地方的最有气质的、秀外慧中的窈窕淑女—-这就是那个时候的真实写照。(三月九日)  #那些年

Leave a Comment

Log 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