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了! 别了! 你怨诉的歌声
流过草坪, 越过幽静的溪水
溜上山坡, 而此时它正深深
埋在附近的溪谷中
这是个幻觉, 还是梦寐
那歌声去了–我是睡? 是醒?
—-摘自[夜莺颂] 济慈(查良铮 译

Leave a Comment

Log 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