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許多本科修過英國文學的人一樣,我早年認識倫敦是透過飽讀狄更斯的小說開始,但其實每次去倫敦幾乎都找不到狄更斯筆下的維多利亞風土人情,乃至他書中的地點。然而,人是不死心的,每次下了飛機,我總懷著期待和幻想:在昔日的街頭小巷和他涉足的Garrick以及其它私人俱樂部裡體驗一次他描繪出來的倫敦時代和文化。這是一個幾乎不可能的任務,畢竟時代變了。結果昨天在回紐約的飛機上,恰好看了一部關於狄更斯如何創作「聖誕頌歌」的電影 (The Man who Invented Christmas) ,讓人倍感唏噓,對狄更斯的人格和作品更加敬佩。今天的倫敦街頭上充滿了各種族裔的人群,和巴黎以及紐約一樣,依然是一個國際化的都市。如果要是尋找早期英倫文化,開車到鄉下倒是一個不錯的選擇。在英國脫歐公投結果上,不難看到倫敦和大英帝國其它地區的巨大反差。儘管如此,不同時期的英倫文化還是折射在倫敦的建築物,街道,和Jermyn Street的傳統绅士服裝店里。現在還是有很多人穿戴過去的衣帽,在Pall Mall, 我竟然看到一位弱小的身著花格呢子大衣,高筒帽子,嘴裡叼著煙斗,手裡拿著文明棍的人,鼻子高蹺地闊步前行。我好奇地快步趕超過他,發現其實是一張尖瘦的東方臉。他白了一眼我,徑直揚長而去。我木然地看著他遠去的背影,感嘆道:狄更斯一定很欣慰,他筆下的人又復活了,而且還是一位東方人呢⋯⋯

(Posted on FB–Feb 6, 2018)

Leave a Comment

Log 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