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April 7th, 2021

【转帖】一位大媽誤加入一個博士群組裡。有人提問:一滴水從很高很高的地方自由落體下來,砸到人會不會砸傷、或砸死?群組裡一下子就熱鬧起來,各種公式,各種假設,各種阻力,重力加速度的計算,足足討論了近一個小時。
這時大媽默默問了一句:「你們沒有淋過雨嗎?」
群組裡突然一片寂靜……然後,大媽就被踢出群組了。這告訴了我們,知識可以給你帶來更多思考方式,但是經驗可以讓你更快的解決問題。

Add comment April 7th, 2021

据我目测,《源氏物语》貌似是世间最早的描述“高大上”情感生活的长篇小说,作者是日本女作家紫式部。故事情节迷人,但也迂回曲折。书中的主人公光源氏颇有几分《红楼梦》里的贾宝玉的范儿,在經歷几番红尘风波後也遁入空門,最终出家為僧。空暇之余,值得一读。

Add comment April 7th, 2021

从很多电视剧里可以看出,人对权力的迷恋真是可怕—-无所不为。早在上古时期,我们中华民族就有了黄帝在涿鹿大战蚩尤的传说。蚩尤妒忌黄帝的威望和皇座,先不惜派兵攻打自己的祖父炎帝,以便日后有自己地盘之后再兵讨黄帝;结果善良的炎帝为了保护百姓和良田,弃舍城廓,投奔黄帝求救,导致蚩尤最终自取灭亡。作为历史上的一位反面人物,蚩尤因为是九黎首領,却被苗族人一直敬为祖先。这源自《尚书》里的記載:三苗出自九黎。据许多历史文籍考证,苗族的祖先曾居住在黄河流域,也就是中原地带;后被华夏族所败,被迫迁徙至今天的贵州和湘西等地区。历史给人留下许多看去纠葛不清的故事—–人生也是如此:不是这样,就是那样,但不一定是你期望的那样。

Add comment April 7th, 2021

“小窗偃卧,月影到床,或逗遛于梧桐,或摇乱于杨柳。” 现在的人恐怕不像以往的人那么诗情画意了,顶多就是这样白话陈述:斜躺在沙发上,盯着天花板上的电风扇呼呼地转悠着,发呆。

Add comment April 7th, 2021

自古以来,这尘世间里的人并非总是推贤让能。相反,时有高风亮节的君子们怀才不遇,比如陶渊明,李白,苏轼等等。最悲催的非才高八斗的曹植莫属,居然被自己的亲兄弟曹丕逼写七步诗,否则被处死。曹植的「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已经成为千古绝句。父亲曹操生前也曾为四子曹植下笔琳琅的才气感到惊讶,还問他:“汝倩人耶?” 以为有人为他代笔呢。不难想象,倘若曹植有机会替父亲改写《短歌行》里的那句 “何以解忧?唯有杜康。” 的话,一定会写成:“何以解忧?唯有豆浆。” 曹植平生未得志,仅活四十一岁。唐代诗人李白对其乃是仰视不已:“曹植为建安之雄才,惟堪捧驾。天下豪俊,翕然趋风,白之不敏,窃慕高论。” 回到眼下世道,唯才是举随时可能会败给唯财是举,小人得志依然比比皆是。但毕竟风水轮流转,时间会公平地扯平一切恩恩怨怨。俗话说: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各位看官们:莫以善小而不为,莫以恶小而为之。

Add comment April 7th, 2021

Me认为:deadline才是唯一的生产力,眼前堆砌的各种活儿太多了,包括若干研究项目和水池里泡着的碗盘。。。

Add comment April 7th, 2021

中国作家阎连科在获得捷克世界文学一等奖获奖感言中说:最大的黑暗,是人们对黑暗的适应;最可怕的黑暗,是人们在黑暗中对光明的冷漠和淡忘。

Add comment April 7th, 2021

今日读到的一句话:每个人心中所希望的,与最终所抵达的,都会有一段距离,这才是生活。

Add comment April 7th, 2021

周末早上刚一起床,就有一股睡午觉的冲动。不止我一个人这么想吧。。。

Add comment April 7th, 2021


Calendar

April 2021
M T W T F S S
« Mar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  

Categories

Archives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