溥仪在《我的前半生》里回忆自己的大婚:民国政府派来总统府侍从武官长荫昌,以对外国君主之礼正式祝贺。他向我鞠躬以后,忽然宣布:“刚才那是代表民国的,现在奴才自己给皇上行礼。” 说罢,跪在地下磕起头来……

More from my site

Leave a Comment

Log 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