勒庞在《乌合之众》中提到:“一个人的精神失常,是极容易被识别的;但是一个群体的精神失常,却很难被发觉。而最先发现并且指出的人,通常会被认为是精神病。” 其实,不少人都有觉察,但在封闭社会里,敢言往往是要搭上性命的。

More from my site

Leave a Comment

Log 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