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0

暖暖的壁炉边上,翻阅了当年在台北时候,台大哲学系林火旺教授赠送的《伦理学》一书。林教授深入简出地描述了伦理学在日常生活中的实际应用和价值,包括法律和道德之间的关系。譬如,合法的不一定符合道德,例如限制人思想及言论自由的法律;法律所禁止的不一定是不道德的,例如左侧通行或右侧通行的交通规则本身不是道德问题,而是一个维护交通安全的措施而已。书中引用柏拉图观点,把有价值的东西分为三种:第一类本事是好的,如单纯的快乐。第二类是本身和其结果是好的,值得追求,如知识、健康等等。第三类是本身不一定好或无所谓好坏,但其价值在于其结果是好的,如药物,金钱等。吃药打针本身不好,但可以医治疾病,金钱本身无所谓好坏,可以帮助满足各种需求。至于外在价值,大家都不陌生;但至于内在价值,人们的体悟、需求、和境界则不尽相同;但起点应该是一样的。必须指出,随着时代的变迁,人的价值观也在演化。尽管历史上恶人恶事从未间断,但众生向往善良,真诚,幸福,自由,和宽容的天性似乎从来没有伴随时间而消失。东方的儒家思想向来讲究「擇善而從」以及仁爱。《论语‧颜渊》记载:“樊迟问仁。子曰:‘爱人’。”法国作家罗曼·罗兰说过:“灵魂最美的音乐是善良。“ 英国哲学家罗素也强调:“在一切道德品质之中,善良的本性在世界上是最需要的。” 看来,东、西方文化基础是有共性的—这个地球上毕竟存在着普世价值。
Jan 13, 2018

0

刚才看见网上一句话:“怕鬼真是太幼稚了,我带你去看看人心。” 不免想起许多来。记得”Wonder Women”电影里,善良的神奇女侠本来一心想帮助人类,不顾母亲的反对,毅然离开亚马逊天堂岛上女人国入围这个红尘世界,出手帮助在迷中的众生。但她后来目睹到这个地球上善恶同在,想起母亲曾警告过她:“人是不配你帮助的。” 她醒悟了,但最后说:”I used to want to save the world. To end war and bring peace to mankind; but then I glimpsed the darkness that lives within their light. I learnt that inside every one of them there will always be both. The choice each must make for themselves — something no hero will ever defeat. And now I know… that only Love can truly save the world. So now I stay, I fight, and I give — for the world I know can be. This is my mission now. Forever.”
Jan 13, 2018

0

一位美国女作家曾经说过:“治疗枯燥无聊有好奇心,但对好奇心却无医可治。”如果一旦开始翻阅罗马帝国历史,你便会对古罗马历史,帝国分裂时期,乃至后来的东罗马帝国产生越发浓厚的兴趣,对了解今天的西方文明收益匪浅。毕竟,现在的文化也是一步步积累而来的。当然,此前最好还是先拜读一下大开眼界的古希腊神话故事,然后设身处地带着历史感觉游走这些古迹。。。
Jan 13, 2018

0

罗马帝国可以说是在残酷的战争中建立和堕落的,其中也不乏各种可歌可泣的故事。马克卢斯(Marcus Claudius Marcellus)是罗马人的著名军事领袖之一,他善战但也有体贴人性的一面。著名的希腊大数学家阿基米德其实就是死在他的士兵剑下。当时,阿基米德对他所在叙拉古城已经失陷浑然未觉,还全神贯注地正在图表上运算某个问题。也有人写道,有个罗马士兵提着剑跑上来要杀他,阿基米德回过头,诚恳要求他稍等片刻,容他完成运算,以免留下不完整的答案。那士兵不为所动,当即杀死了他。还有人说,阿基米德正带着数学仪器、日晷、测量球和量角器等用于测量太阳大小的工具去见马克卢斯,被一些士兵看见,以为里面装的是金子,就把他杀害了。可以确定的是,马克卢斯对他的死十分难过,把杀害阿基米德的人当作谋杀犯。他找到阿基米德的亲属,重加抚恤。大家都熟悉阿基米德曾说过的一句话:“给我一个支点,我就能撬起整个地球。”(故事摘自《希腊罗马名人传》)
Jan 13, 2018

0

古羅馬歷史是我好奇的課題之一。現在從新放上一個三年前今天我貼在這裡的故事:罗马帝国可以说是在残酷的战争中建立和堕落的,其中也不乏各种可歌可泣的故事。马克卢斯(Marcus Claudius Marcellus)是罗马人的著名军事领袖之一,他善战但也有体贴人性的一面。著名的希腊大数学家阿基米德其实就是死在他的士兵剑下。当时,阿基米德对他所在叙拉古城已经失陷浑然未觉,还全神贯注地正在图表上运算某个问题。也有人写道,有个罗马士兵提着剑跑上来要杀他,阿基米德回过头,诚恳要求他稍等片刻,容他完成运算,以免留下不完整的答案。那士兵不为所动,当即杀死了他。还有人说,阿基米德正带着数学仪器、日晷、测量球和量角器等用于测量太阳大小的工具去见马克卢斯,被一些士兵看见,以为里面装的是金子,就把他杀害了。可以确定的是,马克卢斯对他的死十分难过,把杀害阿基米德的人当作谋杀犯。他找到阿基米德的亲属,重加抚恤。大家都熟悉阿基米德曾说过的一句话:“给我一个支点,我就能撬起整个地球。”
Jan 13, 2021

0

什么是成熟?当然这包括了心理成熟和生理成熟。有人指不再无理取闹,做事得体,理性思维,等等。以我来看,成熟就是在这冰雪天里,厚实地穿着,而不是香唇冻得发紫,哆哆嗦嗦的还单衣短裙地迎风招展在第五大道上。不过,我还是从心底钦佩这些时尚女人,毕竟人家依然满面不在乎的气质是普通人所不具有的,给灰蒙蒙的冬季纽约添加了一道亮丽的风景线。香奈儿说的好:“想要无可取代,就必须与众不同。”

Jan 11, 2018

0

刚才在Pandora里听到马斯卡尼的歌剧《乡村骑士》那段 Intermezzo Sinfonico,不禁想起当年居住在Tuscany山丘上一个农家里的情形,当然没有歌剧里的那种煽情纠葛和结局。历历在目的是:放眼满山遍野都是成行的葡萄树架,墙皮脱落的但爬满了青藤的古老中世纪院落,女主人做的当地各种可口菜肴,没有加盐的佛罗伦萨特色面包,自家制的橄榄油,场院里漫步的鸡鸭狗猫,老式收音机里发出的普契尼歌劇裡的渾厚歌声,还有一颗高耸的意大利五针松。。。典型的意大利版《桃花园记》生活!

Jan 11, 2018

0

如果有人能从高处俯瞰我们,他会看到,这个世界上到处都是行色匆匆的、汗流浃背的、疲惫不堪的人流,以及他们姗姗来迟、不翼而飞的灵魂。——奥尔加·托卡尔丘克《遗失的灵魂》

0

這個地球風雲變幻無常,考驗每一個人的道德底線和承受能力。正義有時遲到,但不會缺席。有人说:“打断蠢人的喝彩,是失礼的;而眼看蠢人一直蠢下去,是残忍的。”

Log 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