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rchive for Uncategorized ~

0

Cultural Marxism Is the Main Source of Modern Confusion—and It’s Spreading

 https://fee.org/articles/cultural-marxis…

0

Times Square (2017.1.13)

0

Reading by the fireplace

0

A cup of green tea and a good book

0

0

(转贴)一位刚从日本回来的中国小男孩,上星期感冒发烧住院,病好出院后,他的妈妈帶他回医院复診,见到了当时救治他的儿科主任,这个男孩本能地向主任深深的鞠躬表示感谢,主任愣了一下,也马上向孩子鞠躬回礼,一位孩子家长順手拍下,发到网上。貌似环境可以改变一个人。

0

刚才看见网上一句话:“怕鬼真是太幼稚了,我带你去看看人心。” 不免想起许多来。记得”Wonder Women”电影里,善良的神奇女侠本来一心想帮助人类,不顾母亲的反对,毅然离开亚马逊天堂岛上女人国入围这个红尘世界,出手帮助在迷中的众生。但她后来目睹到这个地球上善恶同在,想起母亲曾警告过她:“人是不配你帮助的。” 她醒悟了,但最后说:”I used to want to save the world. To end war and bring peace to mankind; but then I glimpsed the darkness that lives within their light. I learnt that inside every one of them there will always be both. The choice each must make for themselves — something no hero will ever defeat. And now I know… that only Love can truly save the world. So now I stay, I fight, and I give — for the world I know can be. This is my mission now. Forever.”

(2018.1.13)

0

一位美国女作家曾经说过:“治疗枯燥无聊有好奇心,但对好奇心却无医可治。”如果一旦开始翻阅罗马帝国历史,你便会对古罗马历史,帝国分裂时期,乃至后来的东罗马帝国产生越发浓厚的兴趣,对了解今天的西方文明收益匪浅。毕竟,现在的文化也是一步步积累而来的。当然,此前最好还是先拜读一下大开眼界的古希腊神话故事,然后设身处地带着历史感觉游走这些古迹。。。

(2018.1.13)

0

罗马帝国可以说是在残酷的战争中建立和堕落的,其中也不乏各种可歌可泣的故事。马克卢斯(Marcus Claudius Marcellus)是罗马人的著名军事领袖之一,他善战但也有体贴人性的一面。著名的希腊大数学家阿基米德其实就是死在他的士兵剑下。当时,阿基米德对他所在叙拉古城已经失陷浑然未觉,还全神贯注地正在图表上运算某个问题。也有人写道,有个罗马士兵提着剑跑上来要杀他,阿基米德回过头,诚恳要求他稍等片刻,容他完成运算,以免留下不完整的答案。那士兵不为所动,当即杀死了他。还有人说,阿基米德正带着数学仪器、日晷、测量球和量角器等用于测量太阳大小的工具去见马克卢斯,被一些士兵看见,以为里面装的是金子,就把他杀害了。可以确定的是,马克卢斯对他的死十分难过,把杀害阿基米德的人当作谋杀犯。他找到阿基米德的亲属,重加抚恤。大家都熟悉阿基米德曾说过的一句话:“给我一个支点,我就能撬起整个地球。”(故事摘自《希腊罗马名人传》)

(2018.1.13)

0

暖暖的壁炉边上,翻阅了当年在台北时候,台大哲学系林火旺教授赠送的《伦理学》一书。林教授深入简出地描述了伦理学在日常生活中的实际应用和价值,包括法律和道德之间的关系。譬如,合法的不一定符合道德,例如限制人思想及言论自由的法律;法律所禁止的不一定是不道德的,例如左侧通行或右侧通行的交通规则本身不是道德问题,而是一个维护交通安全的措施而已。书中引用柏拉图观点,把有价值的东西分为三种:第一类本事是好的,如单纯的快乐。第二类是本身和其结果是好的,值得追求,如知识、健康等等。第三类是本身不一定好或无所谓好坏,但其价值在于其结果是好的,如药物,金钱等。吃药打针本身不好,但可以医治疾病,金钱本身无所谓好坏,可以帮助满足各种需求。至于外在价值,大家都不陌生;但至于内在价值,人们的体悟、需求、和境界则不尽相同;但起点应该是一样的。必须指出,随着时代的变迁,人的价值观也在演化。尽管历史上恶人恶事从未间断,但众生向往善良,真诚,幸福,自由,和宽容的天性似乎从来没有伴随时间而消失。东方的儒家思想向来讲究「擇善而從」以及仁爱。《论语‧颜渊》记载:“樊迟问仁。子曰:‘爱人’。”法国作家罗曼·罗兰说过:“灵魂最美的音乐是善良。“ 英国哲学家罗素也强调:“在一切道德品质之中,善良的本性在世界上是最需要的。” 看来,东、西方文化基础是有共性的—这个地球上毕竟存在着普世价值。

(2018.1.13)

Log 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