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rchive for Uncategorized ~

0

“哲学” 不是汉语词汇,来自日语;就像其它从日语里引进的词汇 “经济”,“政治”,“政府”,“干部”,“资本”,“社会主义”,“自由”,“杂志” ,“艺术”,“电话” 等等一样。哲学在古希腊被认为是对智慧的热爱。中国的思想史其实源自道家和佛教两大体系,诸如西方的雅典学派也是来自古希腊的神学文化。中国传统文化是博大精深的,不能被视为简单的世俗思想,而是与古希腊文明一样深邃洞明,富有深厚的内涵。现在的所谓学者,很多是对早期神传文化持否定态度的,被长期无神论以及所谓科学之上教育洗脑过的怪胎,用自己的肤浅世俗眼光看待道德经,易经,孔孟之道,甚至佛经。这几乎就等于是把苏格拉底和柏拉图的哲学当作儿童文学阅读一样荒谬。君不见,现在我们经常使用的字眼,比如“现在”,“未来”,“世界”,“悲观”,“因果”,“唯心”,“自觉”,等等都是来源于佛教词汇。

一个人可以自由地选择不同的信仰,但不可以只信仰自己有限的目光。如果中国古代哲学和思想可以再次兴盛,不仅是中华文化的福祉,也是中国人的福祉,因为它的价值观念和来自西方的无神论共产主义是格格不入的。这也是为何自50年代,中共就开始“破四旧”,60年代搞“文革”,90年代镇压法轮功,直到今天还高举被文明世界所唾弃的马列旗帜;这一切都与惧怕恢复中华文明和文化传统有关联。西方社会虽然科技发达,但他们的高科技公司依然偏爱使用古希腊神话人物或故事作为公司名字,比如,耐克公司,甲骨文公司,亚马孙公司,潘多拉公司,等等。西方的道德思想,社会契约精神,以及司法公正体系源自古希腊,古罗马和基督教文化;延续至今。。。大陆五十年代的文字改革,把“愛“中的心去掉,使得相”爱“没有心;让“開“门没有门;相“親”(亲)不相见,等等。中共当局尽管压制中华传统神传文化,但无法摆脱文字和文化上的限制。比如,中共党代会结束时候,仍免不了使用“圆满”结束的词汇。而圆满是佛教中的术语,通常指圆寂,修成正果的意思。近几年来,这个不信神明的政府甚至发射的航天飞行器也免不了使用“嫦娥” 或“神舟”来命名。

总之,一个明慧不惑的人是要区别中华传统文化和西方舶来品共产专制思想,把政党和国家区别开来,爱国不是爱党。在美国,没有人会脑残到认定热爱民主党或共和党等于爱国。2014年,自由亚洲电台报道了一件趣闻:北京大学10月1号透过官方微博发帖祝“祖国母亲”65岁生日快乐,后又删除。有网民对此讽刺说,“唉,这智商,自己116岁了,要祝一个65岁的‘母亲’生日快乐,作为校友真是看不下去。”

中华文化与文字是每个中国人的精神和灵魂所在。弘扬和呵护自己血脉中的五千年文化遗产,人人有责。

0

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阿马蒂亚·库马尔·森的專長是福利經濟學。他曾於1988年來哈佛做經濟和哲學教授,於1998回劍橋三一學院擔任院長。讀他的著作有一種特別的感觸,就是覺得他對歷史,宗教,和哲學有很高的造詣。他研究个人自由与帕累托最优的关系问题時候認為:“一个人一生追求的最终意义是自由,更完整地说,是追求个人的“实质自由”( substatif freedom),它包括个人选择自己所珍视的生活方式,选择的能力和机会。”

从维权律师王全璋想到的。。。

0

最近看到被關押的人權律師王全璋和夫人需要等四年之久才能探監見面的報導,頗為感觸。這裡有視頻為證:https://www.youtube.com/watch?v=UMlWFygdCVQ 若干年前,我曾在華府聯邦法庭辦事,見到一位公共辯護律師(public defender),才對美國法庭辯護有了一點了解。這位畢業於加州柏克萊分校法學院的公共辯護律師才華橫溢,他的職業就是為沒有經濟能力的人(包括各種有罪或無罪的人)出庭辯護。而在大陸為訪民/冤民辯護的王全璋律師卻因為做同樣的事情被控「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四年半刑,投入監牢,並遭受酷刑。這種不公正的事情有兩個效應:1)顛覆一個國家的法治和公平正義,讓民眾不相信司法公正性;2)給整個社會帶來恐懼,無一例外,包括各級官員。

1941年1月6日,美國總統富蘭克林·德拉诺·羅斯福在國情咨文中提出,包括言论自由,信仰自由,免于匮乏的自由,免于恐惧的自由在内的”四大自由”,被認為是羅斯福總統代表美國,向自由世界領袖作出的政治宣言,並被寫入聯合國的《世界人权宣言》。而對於我們出生在大陸的人來說,這四大自由中最敏感的或許是“免于恐惧的自由”,無論你現在居住在海外,還是依然在牆內。而這種恐懼像是吃進肚子里的地溝油毒素,不知不覺地控制每一個大陸人的思維和行為,也就是生活中的點點滴滴。

大家常聽到的一句謊話就是:”我不關心政治,我什麼都不知道。“ 其實這種人是最care政治的,因為他(她)從幼小的洗腦教育中就確切的知道在什麼場合下,什麼話題不可以講,什麼事情可以講。這種人活得太謹慎了,謹慎到了無意識中,會自動過濾各種政治敏感話題。但冷冰冰的現實叫我們也不能完全怪罪這些人,畢竟王全璋律師的經歷以及此類案例給民眾帶來的恐懼是真實的,而且是經常性的。那種恐怖是步步驚心,可以馬上涉及每一個人和家人的安危。 我們知道,生活习性变态的原因是环境促成的。而恐懼环境的根源来自暴政專制。從心理學角度上看,專制體制綁架的社會就是一個斯德哥爾摩綜合症社會。居住在香港的大陸移民們其實比香港應該更關心那裡的自由和法治,因為如果香港再淪陷成像牆內的城市一樣,大家恐怕還得再次移民了。應該指出的是:沒有人反對國家統一,但國家的統一的前提是需要把人民變成有選票的公民,而不是在恐懼下生活的奴役。

專制只有兩個工具:暴力恐怖和控制百姓話語權;最怕的就是真相,信息自由,法治,公民社會,普世價值。那麼,它最怕的這些要素都是戰勝專制的利器。任何一個有德行和正義感的人,都應該理直氣壯地挺身揚善抑惡,因為你不是站在正義一方,就是站在邪惡一方。人總不能永遠沈默和一直裝睡吧。。。恰如格哈德.烏倫布魯克说过,“有些人為了健康而過著相當有病的生活。”

0

A brave Hong Kong girl 6月12日女学生撑雨伞抵御警方胡椒喷雾弹 (Photo credit: Reuters)

0

看到世间的各种善良与丑陋,正义与邪恶,贪婪与仁厚之间的较量,不禁想起古希腊盲人作家荷马史诗 《伊利亚特》中的一段话:“狮子与人之间没有信得过的盟约,狼和羊也没有共同的愿望。” 愿上苍保佑天下好人!

A girl in front of the police, Hong Kong

0

記得在網上曾經看到過這樣一段住在北京的父女對話:
小女孩問:「爸爸,你是不是一個勇敢的人?」
爸爸笑了一下:「嗯,三十年前擋過坦克。」

On the street of Hong Kong

0

0

「勇敢的人也許沒辦法一直活著,但謹慎的人卻不會真正地活過。」──《The Princess Diaries》

0

(轉貼)小李要移民到美国,领导问他:“你对你的工资不满意吗?”小李说:“满意。” “对你的住房不满意?”“满意”“那是上网环境不满意?”“也满意”“对医疗,孩子上学都不满意?”“都满意!”“既然你都满意为什么还要移民?”“因为那里允许有不满意!”

0

一新生去打水,不小心水溅到了手上,身后排隊一位美女关切地问:手没烫伤吧?
新生为显示男子汉气概咬着牙说:没事!
美女:都回去吧,今天的水又没烧开。
#那些年

Log 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