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rchive for Uncategorized ~

0

最近,饶有兴致地拜读了一位获普利策奖作者写的《托马斯,杰佛逊》—–这的确是一部文字优美、而信息量又很大的必读之物。随后,和一位精通美国建国历史的朋友很自然地聊起了美国民众由于前不久的总统大选而造成的目前各种分裂观点和僵局。其实,早在美国建国初期,杰佛逊和以约翰·亚当斯及亚历山大·汉密尔顿为代表的联邦党就开始了针锋相对地斗争,其激烈程度远远超出了眼下的对立状态。1800年美国总统竞选,挑战者杰斐逊诽谤约翰·亚当斯总统,说他是个“令人作呕的书呆子,可憎的伪君子,暗地里有着阴阳人的性格,既没有男人的力量和坚强,也没有女人的温和与敏感”;作为对他的回击,亚当斯总统的支持者则称杰斐逊是一个“卑鄙、未开化的家伙,是有一半印第安血统的母亲的儿子,是来自弗吉尼亚的黑白混血的父亲的种。” 然而,这些仇恨的言辞在杰佛逊和亚当斯晚年时候却得到了双方的谅解和相互敬意,他们最后成为莫逆之交的挚友。最令人唏嘘不已的是杰佛逊病逝于1826年7月4日,也就是他执笔的《独立宣言》通过五十周年的紀念日,而且亚当斯也是同日去世—–这倒似乎应了中国三国时代“桃园结义”的誓约:「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只愿同年同月同日死」。用现在的时尚语言来描述,英俊潇洒的杰佛逊是一个典型的“高大上”。此外,他还是一位思想家,哲学家,也是一位理想主义者。他是《美国独立宣言》的起草人以及美国开国元勋中最具影响力者之一;在其总统任期中美国收购了路易西安那地盘,一下子扩充了美国的领土。杰佛逊兴趣广泛,涉及建筑,测量,农业,考古,古生物,等等,又是作家,律师,和小提琴手,而且创立了著名的佛吉尼亚大学—-这是美国第一所完全与宗教无关的大学。杰佛逊被普遍公认为最有智慧的总统。在1962年一個宴請49位诺贝尔奖得主的晚宴上,肯尼迪总统致詞說:“我觉得今晚的白宮聚集了最多的天份和人类知识——或許撇开当年杰佛逊独自在这里吃饭的时候不计。” 杰佛逊留给后人很多珍贵的思想和文化遗产,包括一句众所周之的警句『管得最少,就是最好的政府。』18119418_10154312250076193_3833743895319360821_n

China’s Social-Media Smoke Screen

0

China’s Social-Media Smoke Screen

It has long been suspected that the Chinese government, as part of its effort to control the Internet within its borders, surreptitiously floods social media with fake posts written by a vast army of hired promoters posing as ordinary people. The “50-cent party,” it’s called, because each fake post supposedly earns its author 50 cents.

To read more, click the link below:

 http://harvardmagazine.com/2017/05/china…

0

刚才在一家大商场里排长队付款,不由自主地和后面一对看去很恩爱的夫妻聊起家常来。他们的购物车上放了五,六袋有机土壤,准备在自家后院建立一个蔬菜园地。大家一起唉声叹气地谈起目前由于转基因技术和各种污染,很多店里的食品和肉类都无法安全食用。交款后我和那位老兄一起推车到了商场外面的停车场,把东西各自放到车里。忽然,这老兄大喊一声:“糟了!” 我问道,“出什么事儿了?” 他说,“把老婆拉在商场里了!” 说完扭头就又冲回了商场。看着他匆匆远去的身影,我不禁想起了《西西里的美丽传说》电影在尾声时候,那位少年对玛莲娜说过的唯一一句话:“祝你好运!” —– 这就是寻常生活中的精彩一瞥。

33 Brilliant Ways to Actually Use Your Travel Photos

0

33 Brilliant Ways to Actually Use Your Travel Photos

 http://www.travelandleisure.com//photogr…

0

326a_speakers_corner_sign_5k150提及公共空间的言论自由,大家可能会联想到位于伦敦海德公园著名的“演说者之角”。自19世纪以来,每星期天下午,都有人站在装肥皂的木箱上发表演说,因此有”肥皂箱上的民主”之说(见图)。如今,演讲者多自带台梯,发表各种观点。据说,除了批评王室以及颠覆英国政府的话题之外,其它观点可以肆意发挥。后来许多其它城市也效仿,建立了“演说者之角”。但这种公共空间的言论自由其实还是来的太迟,也不够彻底,早在华夏的远古时代,尧帝(约公元前2377—公元前2259年)在一次出访之后,发现百姓因自然灾害贫困潦倒,便深深自责没有管理好国家。因此,尧帝在宫廷大门左侧设立一个“敢谏之鼓”,让大家随时击鼓,提出治国建议;而在右侧设一根“诽谤之木”,百姓可以站在旁边任意指责尧帝,言辞不当,也不治罪。如今网络虽然发达,却不自由,“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很多国内书脸网友,必须翻墙露脸,着实不易。中国作家张贤亮诙谐地給“和谐社会”定义为:“‘和’的右边是口,就是说人人都有饭吃;‘谐’的左边是“言”,就是人人都可以说话。” 诚然,人和动物一样,有的乐于被关在栏中,有的非要去自由地浪迹天涯。爱因斯坦讲过一句话:“只有两件事是没有极限的:宇宙,以及人类的愚蠢。不过前者我还不太敢确定。” 看来,大家应该珍惜书脸这样一个网络“演说者之角”,毕竟来自四面八方的人都可以在这里随意地交流各种声音,本着 “我不一定同意你所说的话,但我会扞卫你说话的权利。” 的精神。

0

大家通常很熟悉钱钟书写的《围城》、《写在人生边上》、和《人·兽·鬼》,可是他的深厚的文字功底在诗论《谈艺录》里却体现的淋淋尽致。尚若深入了解中国古诗词,这是必读之物。民国时期的大学士们有一个共同特点:国学根基深厚,然后再融汇贯通中外经典文化。眼下人心浮躁,能踏下心来潜习国学的人似乎很少了。夏志清教授认为钱“才气高,幽默,很会諷刺人。当时联大的教授恨他的也不少。” 当年西南联大有一种说法:“叶公超太懶,吳宓太笨,陳福田太俗。” 而钱读书爱做眉批,於是清华图书館的藏书上便到处有了“钱批”。钱自己说过:“一个人,到了20岁还不狂,这个人是没出息的;到了30岁还狂,也是没出息的。” 然而,如此恃才傲物和不善修口的钱锺书到了1949年以后,亲眼目睹了其他民国时期过来的学者们的惨痛遭遇,顿时表现的小心翼翼,直到人生最后一刻,充分地享受了“沉默的自由”。他后来唯一的著作还仅仅限于论述一些古籍的《管錐編》,起稿時是文革期间,钱无家可归,住在文学所的一間小办公室里。据記載,钱当时的书桌既是飯桌,晚上还要當床。其女婿在政治运动中被逼自杀;钱在1998年临终遗言:“遗体只要两三个亲友送送,不举行任何仪式,恳辞花篮花圈,不留骨灰。” 很多有关他在文革时期下放劳动的轶事,在其夫人楊絳写的《干校六记》里倒是有些诙谐的披露。据说,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来华访问时想见钱,早年从牛津毕业的他婉拒道:”跟她不是一路人,见了面没话说!” 学者余英时评价说:“钱锺书的离开标志着出生于20世纪初的那一代学者的终结。” 回顾民国历史,除了一些旧时的黑白照片和文字留在人世,一切都是过眼烟云了。诚然,如钱所说:“天地间有许多景象是要闭了眼才看得见的,譬如梦。” 不过,好的文字还是值得细嚼慢咽的,比如《谈艺录》。

0

今天看到一句话:“在所有晦涩不明之中,最难解的往往是被澄清次数最多的那些。在观念的历史里,多的是自以为是的引导者,同样多的,还有身陷囹圄而不自知的无可奈何之人。”

0

(转帖”最会持家的老婆”)
老婆在网上相中一瓶化妝品,好几百,犹犹豫豫地想买又嫌貴。躊躇了一会儿,扭头看看我,終于說道:“算了不买了,你这末丑也不配有太漂亮的老婆!”

0

转一个母亲贴:每次吼完孩子都很后悔,觉得应该做个温柔体贴的妈妈;每次吼完老公也很后悔,觉得哪里没发挥好。

0

大家是否留意到:人一到了美术馆都好看起來。。。

Log 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