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转推特上一个帖子)
人民日报副总编卢新宁说:我们在Facebook上的账号粉丝已达460万,超过华尔街日报,全球二位,仅次于纽约时报。记者就此事采访了卢新宁。记者:我只有一个问题。卢:请讲。记者:贵报用的什么翻墙软件?卢愣了一会儿,手指大门。记者:自由门?卢:滚出去!

(注:自由门是一个国内网民常用的翻墙软件)

0

社交网站有多重要呢?据说,现在这个时代,你要是一周不出现在虚拟世界里,别人兴许会以为你在现实世界里可能已经不存在了呢。人们从早期时常通信或发传真已经进化到写邮件或短信,现在瞄一眼书脸就可以对亲朋好友的状态一目了然了。最近接连收到两封手写的亲笔信,让我不胜感动。一封来自我从前的经济学教授,还有一封来自英国的一位老先生。笔墨间,我能看到他们的诚恳,关怀,和用心。除了账单或广告,我已经很久没有收过私人信件了,哪怕是从打印机里出来的。从古至今,书信向来是人际间交往的桥梁。北宋诗人苏轼曾有一句:“故人应在千山外,不寄梅花远信来。” 宋代女词人李清照也写过:“好把音书凭过雁,东莱不似蓬莱远。” 英国诗人拜伦则是这样形容书信的功能:“提笔写信是能够把寂寥和好友结合在一起的唯一方式。” 从现在起,我们应该考虑告别冷漠的印刷字体,开始亲手写信了。毕竟,几行看去不起眼的笔迹也能够清晰地透露出写信人的心态、性格、和很多、很多其它的信息来。。。

0

古希腊诗人荷马曾经说过:“对人来说,不幸要比幸福多两倍。” 对我而言,每天洗碗是不幸中的不幸。现代人发明的洗碗机也要求我们先洗一个大概,才能放进去;然后必须听着厨房里传来阵阵轰鸣的洗刷声音。本来每天吃简单的东西也用不过几个碗碟,操纵起洗碗机来未免有大动干戈的架势。其实,我每天使过的各种水杯远远超过碗碟的数量,家里几乎每个角落都有茶杯或咖啡杯。在吃喝问题上,看来吃的质量远不如喝的品味—–橱柜里的各种茶叶和咖啡比起冰箱里的速冻食品可贵重多了。当然,地毯上和很多书本上自然也免不了存留下若干茶垢或咖啡的痕迹。面对着厨房水池里堆积起来的杯盘,我手里拿着海绵和洗碗剂,不禁扬眉一笑:这书脸上的看官们恐怕多有同样对洗碗的苦楚,除了神经病以外。。。

0

大家都说: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而纽约很多中餐馆的午餐偏偏是价格实惠的套餐:里面包括馄炖汤,一道菜和米饭,让你感觉买了一道菜,还赚了一碗汤。其实,那碗近似刷锅水的馄炖汤简直没法咽下,我每次不碰一下。如果说起馄炖,在北京府右街和西长安街交叉口的西南角曾经坐落一家地道的京味面食馆子。那里的馄饨皮是手擀的,馅多,个儿也大,汤底里有天津冬菜,肉末,紫菜,香油,酱油,葱花,等等;上面还飘着若干香菜叶,味道至今耿耿于怀。当初在那里连晚饭我都要一碗馄饨吃,作为拉开晚餐的序幕。然后,再开始点一个气味浓厚但吊人胃口的韭菜合子,加上一碟凉拌高碑店豆腐干丝和黄瓜。付账之后,掀开珠子门帘,甩袖扬长而去。。。

0

推特上看到一位网名叫“铁石心肠”的写道:“饥肠辘辘的时刻,打开天然气,烧上一锅开水,把老婆买的鲜虾鱼板面煮上两包,卧上一个鸡蛋,满屋子都是爱的味道,为什么不知不觉中眼角有了泪花🌸

0

“那些书里的故事其实都是真事!不过在这个世界上发生的很稀罕罢了!所以,人们就一定要记下它,把它留在纸上,像怀念一个人那样去怀念它。。。” —- 《橘子红了》

0

刚才在一家超市排队交款时候,猛然发现钱包又忘记带了—-这可是本月N次遗忘事故了。莫非要动真格地突破金鱼的7秒钟记忆纪录?看来还得掉头再走一次来回,毕竟这家Bakery有现做的无法抗拒的德国式黑面包。嗯,当脑子说着要放弃,肠胃则在轻语:再跑一次吧!

三月二十二日

0

「等待的人或許可以獲得一些果實,但那是積極奋斗的人遺留下來的。」—- 林肯

0

看了《橘子红了》的第一集,发现大妈家的房子和《似水流年》里的乌镇图书馆其实是一个地方。据我目测,这个电视剧讲述的将会一个比较纠结的故事。。。

三月二十一日

博物馆全攻略:大英博物馆

0

这是一个长见识的摇篮,也是让你头昏脑胀的地方——里面各个时期和地方的文物让人目不暇接,还有那些遥远时代里的气味。一旦走出大门,你便终于可以透过一口气来。。。其实伦敦还有一个非常好的免费博物馆,叫 The Wallace Collection,绝对值得一去。

 http://cn.nytstyle.com/culture/20170320/…

Log 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