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高中生设计制造卫星上天

高中学生设计制造的卫星升入太空?不是开玩笑吧?当然不是!位于美国弗吉尼亚州费尔法克斯县托马斯•杰斐逊高中(Thomas Jefferson High School)的50多名学生,设计制造了一颗小型卫星,于11月19日搭载美国空军发射的牛头人1号(Minotaur I)火箭,成功进入太空。这是美国第一颗由高中学生自行设计制造的卫星。

美国空军在11月19日发射升空的火箭,创造了多个第一:同时运载29颗卫星打破纪录;将第一颗高中生设计制造的卫星送入太空;在29颗卫星中,有12颗卫星由各大学提供,也创下纪录。

托马斯•杰斐逊高中是全美著名高中,科学与技术课程为其强项,该学校虽然是公立学校,纳入费尔法克斯县公校系统,但采取择优入校的方式,吸引大量有志于科学技术的学生,因此竞争非常激烈。在20世纪80年代成立之初,该校的入学原则是就近入学,后来因为其他地区的家长有意见,于是改为申请择优方式;现有学生近两千人。

托马斯•杰斐逊高中在2006年时,就组织对航空航天技术有兴趣的高中生学习、研究、设计小型卫星,这个项目持续了7年,前后有超过50名学生参与,这个项目同时也是航空航天局(NASA)卫星教育项目的一部分。开展“TJ3-Sat”项目的目的,是通过设计卫星促进学生对航空航天技术发展的兴趣,同时也向其他学校证明高中生也能参与卫星设计,让其他学校的学生们也尝试设计和建造卫星。

TJ3-Sat 卫星重0.89公斤,使用寿命6个月(2至4年轨道寿命)。目前TJ3-Sat卫星已经进入轨道正常飞行,离地高度约500公里。TJ3Sat可以接受地面发送的文字信息,再通过语音合成器将文字转化成语音,世界各地的业余无线电用户可以通过437.32兆赫无线电频率收听来自TJ3Sat的声音。2年至4年后TJ3Sat将完成太空旅行使命,落入地球大气层并烧毁。在解体前,TJ3-Sat将播出最后一句话 “我正在融化”(I’m melting),向听众告别。

托马斯•杰斐逊高中生成功设计并制造了卫星,在美国是首次,为其他学校的学生作出了榜样,希望今后能有更多学生设计制造的卫星进入太空翱翔。

有兴趣的读者,可以通过以下链接,实时追踪TJ3-Sat卫星的运行轨迹:

 http://www.n2yo.com/?s=99902

美国中小学生的教科书由谁决定

美国宪法除了公共福利与平等权利等论述之外,没有直接针对教育方面的规定,教育主要是州政府、地方政府和老百姓自己的事情。因此,联邦政府无权干预中小学教科书的内容、编排、审定和发行。目前,全国有20个州,包括人口和学生人数占据前两名的加州与德州,教科书的内容和审定由州教育董事会(State Board of Education)负责,再由各地方的学区根据本地的情况从中选择。其中德州政府还包揽了采购任务。其他各州则是地方学区对教科书的内容负主要责任。

无论是州的教育董事会,还是地方的学区委员会,其成员与议会议员和其他民选官员一样,都是由人民通过普选产生的。有的地方,他们的选举与政府官员的选举日期相同,另外的地方,比方德州,州教育董事会的选举与普选是分开举行的。

教育委员由普选产生,所以普选的利弊都会包含其中。好的一面用不着多费笔墨,反映民意、教育平等、防止滥权和尊重历史等,稍具民主常识的都可以举出很多,下面着重谈谈这种体制的问题,以及人们如何对待这些问题。

据美国人口普查局的资料,2009年全国进入幼儿园、学前班直到高中的孩子总数为5750万人,其中需要使用教科书的中小学生大约4780万人,绝大多数(97%)是公立学校,政府在他们身上投入了5057亿美元,平均每人10905美元。其中教科书占的比重虽然不大(>1%),但是总量不小,是一个大约55亿美元的市场。民营的教科书出版商必然会从成本出发,在满足各地对教材内容要求的同时,在编写教科书的时候,尽可能尊重那些大的学区、特别是由州统一审定教科书内容的大州所制定的标准。

至于那些人口和学生都少的州,以及独立行事的学区,就可能面对这样一个困境:要么采用那些大州选定的教材,可以用较低价格购买教科书,要么修改那些教科书的某些内容,甚至自行选择和审定教科书,要求出版商按照自己的要求单独出书。这样因为印量小,必然会提高教科书的成本。那些小州和学区必须在两难之中做出选择。

近年来,各地都面临经费短缺,这个问题更加突出。前年南方某个大州的教育董事会对教科书的审定就引起了广泛的关注。人们担心该州会不会在美国历史教科书当中强调建国先贤的宗教信仰,从而违背美国政教分离的建国原则。还因为董事会里有人要求历史教材提及美国步枪协会的贡献,因而担心孩子们长大后,对枪支管制的观念可能会受到影响。在公民课教材当中,如何讲授联邦与地方政府分权也有很多争论。其他包括生物学如何讲授进化论,生理卫生课里面的性教育与同性恋等,也是争议很大的问题。

这种担心并非没有先例:美国有个别州曾经一度将罗斯福的新政从历史教科书中删除,保守倾向较强的地方,有的要求在生物学教科书里面加上附注,说明进化论“只是人类起源的多种解释之一”。上面提到的那个南方大州,它的教育董事会1994年对5种生理卫生课本进行了400多处修改,其中包括删除争取同性恋权利和防止未成年人自杀的团体的免费电话号码。当时负责编写出版这些书籍的霍尔特、莱因哈特和温斯顿(Holt, Rinehart and Winston)公司决定退出该州市场。但是迫于竞争压力,10年后该公司在删除教科书的同性恋权利内容后,重新获得该州订单。

自由派倾向相对较强的州,则往往在教科书当中加入较多的环境保护、民权意识等方面的内容。而像麦当劳,关于它成功拓展业务、成为遍布全球连锁店的历史,因为其餐饮影响儿童健康,在它们的教科书当中是不能出现的。

就像一位密切关注教科书选材争议的人士所说,如果你俘获了孩子们的心,你就控制了下一代人的思想。对于家长们来说,不是把孩子送到学校门口就完成任务了,他们应当充分行使子女教育的权利,“一旦课程及其教材决定下来,它将影响整整一代学生——影响到他们对世界的看法”。

天气太好学校放假:“就是为了开心”

美国西海岸华盛顿州贝灵汉(Bellingham)的基督教贝灵汉学校(Bellingham Christian School)决定周五放假一天,原因是天气太好了。基督教贝灵汉学校是一所私立的教会学校,约有两百名学生,包括学前班以及初中生。该校校长桑普森在解释为何要在周五放假时说,去年至今年的冬季,学校没有因为下雪而停过一天课,所以,有条件在阳光明媚的日子里,给学生们一个意外,让他们享受一天放假的日子,到户外去玩。桑普森还表示,记得自己小的时候,一到下雪天就等着学校宣布停课,只要听说不用上学,就很高兴,所以,他很理解学生听到不用上学时的喜悦心情,因此,在征得家长、老师们的同意后,决定给学生们一个惊喜:放假停课。

在美国生活、有孩子在学校读书的家庭,大都知道学校有所谓的“下雪日”(snow day),即每当下大雪的时候,学校会酌情关闭学校,停课(no school),让学生不要到学校上学,目的是保证学生的安全。根据地区的不同,学校因为下雪而停课的标准不同,在多雪的东北、西北地区,由于经常下大雪,市政当局预备了充足的铲雪经费,购置铲雪设备及车辆,可以迅速扫清路上的积雪,所以因为下雪而停课的情况反倒比较少,除非雪下的特别大。记得以前我住在波士顿的时候,冬季下大雪是家常便饭的事情,一旦下雪,主要大街上很快就会有铲雪车不停地来回扫雪,保证道路畅通;而社区的支道及小巷、小路等,也会有专门做铲雪生意的人开着自家的皮卡,前面装上一个自动铲雪耙子来扫雪,收入不错,一个冬季下来,可以有十来万美元的收入,等于许多人一年的收入。有一年波士顿的雪特别少,结果不少靠冬季铲雪为生的人,只得做其他生意来赚钱,补偿铲雪收入的不足。

反倒是不大下雪的地方,只要一下雪,许多学校就会停课,让学生在家休息。比如我现在居住的大华府地区,冬季有时也会下雪,但一般不大,下雪的日子也不多,所以靠冬季铲雪为生是不大现实的,市政府的铲雪经费及装备也很有限,因此,一旦雪稍微下得大一点,街上,尤其是小街、小道上很快就积雪满地,下个两英寸左右的雪,大多数学校就会停课,而学生们最盼望的,就是No school了。

一般来说,大多数学校每个冬季都会预留几天的日子,以备下雪停课之用。如果因为下雪而停课的天数超过预定的天数,公立学校会根据学区的规定,决定是否缩短春假或暑假,以弥补下雪停课损失的天数。私立学校则会根据自己学校具体的教学情况,决定是否需要将超过预定天数的停课日补回来。去年明尼苏达圣保罗市下的雪非常大,因此停课天数大大超过平常年份,学生们自然兴高采烈,但教师们却忧心忡忡,担心过多的停课日影响了教学进度,从而影响州的统一教学质量考试。因此,大多数学校决定缩短春假,让学生早点到学校上课,补回失去的教学课数。

华盛顿州的基督教贝灵汉学校的情况则正好相反,没有因为下雪而停课,预留的天数一天都没有派上用处,因此校长桑普森决定在阳光日放假一天,将没有用过的停课日用掉一天,桑普森说放假“就是为了开心”(Just for fun)。这个决定非常罕见,因此引起传媒的关注,也得到学生、家长、教师的欢迎。由于不用上课,学生们可以在和煦的春天里,到户外尽情享受大自然的美,“Just for fun”。

全球新锐大学排名榜

高考已经过去,考试成绩和各地的录取控制分数线业已公布,各省市的考生已经进入本科专科各批次的志愿填报阶段。在这个时候考生和家长们都会关注学校的排名,因为在分数达标以及满足其他因素的条件下,人人都会争取上更好的大学。

中国现在已经有不少大学排名榜,而且人们也熟悉国外的权威性大学排名,例如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和英国泰晤士高等教育机构的排名等。在这些排名榜当中,有一个比较特别,即泰晤士高等教育的100所校龄50年以下大学排名榜(100 Under 50, Times Higher Education),今年是该全球新锐大学排名的第二年。尽管它与当前中国的升学关系不是很大,但是因为有不少香港和台湾的大学上榜,所以我们把它介绍给大家作为参考。

顾名思义,这个排行榜针对的是年轻的学校。它们的名气当然无法和那些建校动辄已经一二百年甚至更老的大学相比,但是它们年轻,具有巨大的潜力,有可能成为高等教育的明日之星。泰晤士高等教育在对这些学校排名的时候,更加看重它们的研究成果、对社会进步带来的影响等客观因素,而把学校的声誉以及文化传承等主观因素放在比较次要的位置。

依据这种排名优先顺序,泰晤士高等教育去年首次推出100 Under 50,今年是第二次。榜上的学校虽然绝大多数位于西方发达国家,但是像韩国、新加坡与香港、台湾等非西方经济体也都榜上有名,而且韩国的浦项工科大学(POSTCH)连续两年雄居榜首。

浦项工大的韩文名字是포항공과대학교(포항공대),简称포스텍,学校官网的英译为Pohang University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所以上海交大的世界大学学术排名榜将它称为浦项理工大学。这是一所私立学校,位于韩国首府首尔东南360公里的海滨,由浦项钢铁公司(POSCO)于1986年创建。

浦项工大是韩国第一所研究型大学,目前本科有11个系(4个基础科学,7个工程系),学生1410人。此外还有先进材料科学、环境科学与工程、生物科学与生物工程、技术与创新管理等4个研究分部和9个研究院,研究生1853人。2012年毕业生本科287人,硕士192人,博士224人。研究生与本科生之比为1.4左右。除了240位教授之外,浦项工大还有800名研究人员。

浦项工大强调基础和应用科学的结合。在韩国工业化起飞的时候,它的创始人,也是浦项钢铁的奠基人、号称韩国卡内基的朴泰俊(Tae-Joon Park),痛感需要培养自己的科技人才。他说“你可以进口煤炭和机器,但是你无法进口人的才能”,于是促成了浦项钢铁注资创建这所大学。

浦项工大是韩国重要的科研基地。它有韩国唯一的同步辐射装置和智能机器人学院,以及韩国最大的生物技术中心与国家纳米材料和技术中心。至于浦项工大的冶金技术研究生院,在世界上更是独一无二,它对冶金行业革命性的Finex技术(一种直接用铁矿粉和非焦煤粉的流化床炼铁技术,既降低了成本,节约了能源,还可以减少二氧化硫等污染排放)做出了重要贡献。

除了韩国有两所大学(另外一所是公立的韩国科技学院)上了100 Under 50排名榜之外,香港的4所大学(香港科技大学/第4名;香港中文大学/第12名;香港城市大学/第18名;香港理工大学/第34名)也榜上有名。此外台湾有5所大学被100 Under 50选中,包括中山大学/第37名,台湾科技大学/第45名,中正大学/第90名,元智大学/第94名和阳明大学/第98名。同属华文圈的新加坡,它的南洋理工大学也跻身该榜并名列第八。

中国大陆的新锐大学目前还没有一所被列入泰晤士高等教育的100 Under 50排名榜。其实像中国科技大学就是属于这一类学校,它的学术声誉和成就等各方面都不比榜上的任何一所学校差。但是它建校于1958年,在2012年就已经有54年的校龄,所以被排除在提名之外。近年来中国高等教育蓬勃发展,新学校如雨后春笋,不少具有与时代相称的办学思想。只要这个排名榜继续办下去的话,相信用不了多久,就会有中国大陆的学校跻身其中。

American Students Will Read These Books This Summer, and You Should Too

美国的学生假期读什么书?请看Jessica这篇在VOA的博客。她收集并整理了下一些美国的小学,初中,高中给同学们安排的假期阅读任务,并列出了一个书目。对于英语为非母语的同学们,如果您准备去美国读大学或者备战托福,不妨选择他们的高中读物

by Jessica Stahl – Posts (449). Posted Wednesday, June 5th, 2013 at 5:20 pm

What’s on your reading list for the summer? It’s common for American elementary, middle and high schools to assign works of great literature for students to read while classes are out. You’re unlikely to see Dostoyevsky or Madame Bovary on these summer reading lists though – they’re filled with zippier, more fun and more compelling books designed to get students excited about reading (my apologies to the Madame Bovary fans).

We scoured the internet to find some of the actual summer reading lists being assigned by U.S. schools. If you’re looking to catch up with what your American peers are reading, to practice your English by reading some great books, or just to find some fun reading for the summer, check out what these schools are recommending for their students.

If you’re just starting out learning English, try these books, recommended to American elementary school students.

For intermediate English students, American middle schoolers are being assigned these books to read over the summer.

For those of you preparing to go to university or ace the TOEFL, check out these books recommended for American high schoolers.

What books will you be reading this summer? Share your picks in the comments, and we’ll compile them into our very own Student Union summer reading list!

谁可享受学校免费早午餐?

美国的中小学是提供早午餐服务的,公立及非营利性私立学校还有一个特别的规定,只要家庭收入在规定标准以下,学生就可以获得免费早午餐。根据农业部的统一规定,2013至2014学年,三口之家年收入在25389美元以下的学生,可以享受免费早午餐、三口之家年收入超过25389美元,但在36131美元以下的学生,可以享受低价早午餐。

免费午餐的规定始于1946年,这一年国会通过了《全国学校午餐法》(National School Lunch Act),并由杜鲁门总统签署成为联邦法律。在该法律的基础上,“全国学校午餐项目”全面展开,由农业部负责实施。在“全国学校午餐项目”的基础上,1966年开始试行“学校早餐项目”(School Breakfast Program),后来不断延长,1975年与午餐项目一样,成为固定的项目。此外,国会在午餐法的基础上,又增添扩展了与学生饮食有关的法规,由农业部统一实施管理,包括儿童特别牛奶项目(SMP)、夏季食品服务项目(SFSP)、儿童和成人食品照顾项目(CACFP)等。

“全国学校午餐项目”、“学校早餐项目”的经费由联邦政府资助,符合资格参加该项目的是公立、非营利性私立中小学以及托幼机构。“全国学校午餐项目”、“学校早餐项目”的内容主要有两大部分,一是提供营养均衡的早午餐,二是为低收入家庭提供免费或低价早午餐。参加这个项目的学校,虽然可以自己选择提供早午餐的供应商,但食物必须符合农业部制定的营养标准及食品安全标准;此外,根据获得免费或低价早午餐学生的人数,领取联邦经费补助。根据2007年的统计,“全国学校午餐项目”涵盖的学生超过三千万人,全年经费87亿美元。

鸡肉沙拉配牛奶、水果,纽约州一所小学提供的健康午餐(照片:美联社)

根据农业部的规定,家庭收入在联邦贫困标准线130%以下的家庭可以享受免费早午餐、家庭收入在联邦贫困标准线130%至185%之间的家庭可以享受低价早午餐。由于每年的联邦贫困标准是不同的,因此农业部会在每个学年开始前(7月1日)公布家庭收入标准。低于这个标准的,就可以享受免费或低价早午餐。

今年免费早午餐标准为(全美本土48州,不包括阿拉斯加州及夏威夷州):

一口之家:14937美元

二口之家:20163美元

三口之家:25389美元

四口之家:30615美元

五口之家:35841美元

六口之家:41067美元

七口之家:46293美元

八口之家:51519美元

以后每增加一人,家庭收入增加5226美元。

今年低价早午餐标准为:

一口之家:21257美元

二口之家:28694美元

三口之家:36131美元

四口之家:43568美元

五口之家:51005美元

六口之家:58442美元

七口之家:65879美元

八口之家:73316美元

以后每增加一人,家庭收入增加4020美元

阿拉斯加州及夏威夷州生活指数比较高,因此标准另定。

第一夫人米歇尔•欧巴马与弗吉尼亚州的小学生共进午餐(照片:美联社)

需要指出的是,学校提供的免费或低价早午餐,与付费早午餐的食物是一样的,只不过享受免费或低价早午餐的学生,不必如其他学生那样,付全额餐费而已。以马里兰州蒙哥马利郡的中小学为例,小学:早餐全额付费一美元三角,低价早餐不用付费;午餐全额为两美元五角,低价午餐为四角。中学:午餐全额为两美元七角五分,低价午餐为四角。

免费或低价早午餐并不是仅仅提供给美国公民或永久居民,而是一视同仁,向所有学生开放,只要有收入证明或报税纪录,包括留学生家庭甚至非法移民家庭的孩子都可以享受。八十年代、九十年代到美国留学的中国留学生或者访问学者,许多人的孩子在中小学上课时,都享受过这个“待遇”。有不少人不大理解美国社会的这种“慷慨”,认为新移民或学生对美国社会没有什么贡献,就享受社会福利,包括领取社会安全保障金、医疗照顾、食品券以及免费午餐等,这对勤奋工作、交税的人来说不大公平。其实美国是基督教徒为主的国家,根据《圣经》上的说法:不可摘尽葡萄园的果子、也不可拾取葡萄园所掉的果子,要留给穷人和寄居的。从这个角度看,就可以比较好的理解社会的这种“慷慨”了。

“富布赖特项目”与“中美富布赖特项目”

在美国政府赞助的国际学术交流项目中,“富布赖特项目”(Fulbright Program)是持续时间最长、参与人数最多、影响最大的项目之一,也可以说是旗舰项目。据负责统筹这个项目的美国国务院教育文化局(Bureau of Educational and Cultural Affairs,简称ECA)的统计,迄今已有31.8万人参加了这个项目,其中12万人从美国前往世界各地学习、研究、交流;19.8万人从世界各地来到美国学习、交流、研究。

在“富布赖特项目”的参与者中,迄今已有44人获得了诺贝尔奖、81人获得普利策奖。比如,英国生物学家约翰·伯特兰·格登(Sir John B. Gurdon)2012年获得诺贝尔医学奖,他是1961年的富布赖特访问学者;美国经济学家彼得·戴蒙德(Peter Diamond)是麻省理工学院教授,2010年获诺贝尔经济学奖,他是1999年的富布赖特访问学者,前往意大利研究交流;日本有机化学家、海洋生物学家下村脩(Osamu Shimomura)获得2008年诺贝尔化学奖,他是1960年的富布赖特访问学者,在普林斯顿大学交流;以色列生物学家阿龙·切哈诺沃(Aaron Ciechanover)获得2004年诺贝尔化学奖,他是1981年的富布赖特访问学者,在麻省理工学院交流;意大利裔美国天文学家里卡尔多·贾科尼(Riccardo Giacconi)获2002年诺贝尔物理学奖,他是1956年的富布赖特访问学者等。

此外,“富布赖特项目”的参与者中,有29人成为国家及地区领导人,包括哥伦比亚现任总统胡安·曼努埃尔·桑托斯(Juan Manuel Santos Calderón)、智利现任总统塞巴斯蒂安·皮涅拉(Sebastián Echenique Piñera)、加纳前总统约翰·阿塔·米尔斯(John Atta Mills)、波兰前总理马雷克·贝尔卡(Marek Marian Belka)、意大利前总理朱利亚诺·阿马托(Giuliano Amato)等。

“富布赖特项目”设立于二战刚结束的1946年,由来自阿肯色州的国会参议员J·威廉·富布赖特(J. William Fulbright)提出,称为“富布赖特法案”(Fulbright Act of 1946)。这个法案要求美国政府将海外的二战剩余物资就地变卖,用得来的钱资助国际教育交流计划。富布赖特参议员希望通过教育与文化的交流来促进世界和平、增进相互了解,他认为这将增加个人、教育及研究机构以及未来领袖们之间的友谊;增进美国人民和其他国家人民之间的相互了解,他说:“富布赖特项目的宗旨,是对世界大事多一点了解、多一点理性、多一点同情心,并以此促使各国最终学会和平而友好地生活在一起。”

目前,“富布赖特项目”运作的主要经费来自国会拨款,外国政府和私人机构则主要通过承担部分费用和间接支持,如工资补助、减免学费、大学住宿等参与该项目。“富布赖特项目”每年从全球各地招收约8000名参与者。以2010年为例,在参与“富布赖特学生项目”的人中,约68%的学生不是美国公民。

“富布赖特项目”遍及155个国家与地区,其中包括“中美富布赖特项目”,这也是该项目的重要组成部分。“中美富布赖特项目”是中美之间以“本着平等、互惠和互利的原则促进教育领域的合作和交流”为目的的官方交流计划。目前“中美富布赖特项目”每年可以资助约100名美国人到中国学习交流讲学,以及100名中国人赴美交流学习研究。

“中美富布赖特项目”面向中国人的项目主要有四项,即高级访问学者项目、博士论文研究项目、硕士生项目、外语助教项目,下面就简单地介绍这四个项目的申请对象、资格条件以及申请方式:

高级访问学者项目的申请对象是在中国大学教授社会科学和人文科学的副教授和教授,这个项目为中国的学者们提供机会,在美国大学就美国研究领域进行独立的深入研究,通过与美国人直接互动,更多地了解美国人民和文化。该项目每年有近40个名额。申请时,候选人必须是在中国居住的中国公民,年龄在35至50岁之间,并且在中国教育部批准的124所大学及中国社科院工作,有副教授及以上职称者(有关学校名单见链接http://photos.state.gov/libraries/china/705061/fulbright/Eligible_Schools.pdf)。

中国国家留学基金管理委员会协调该项目的最初申请程序,包括申请公告和通讯评审等;美国驻华使馆的富布赖特项目办公室向申请人提供申请前的建议,以及面试、美方院校安置和行前培训等相关的服务。

博士论文研究项目的申请对象是在读的社会科学和人文科学领域的博士生,目的是让这些博士生到美国就广义的美国研究领域进行为期10个月的博士论文研究。该项目每年有近20个名额。申请时,候选人必须是在中国居住的中国公民,年龄在35岁以下。

硕士生项目的申请对象目前是在中国政府部门工作的公务员。这个项目是“中美富布赖特项目”中相对较新的部分,是中美两国政府在2011年4月举行的中美人文交流高层磋商机制框架下所达成的共识。这个项目每年为5至10名候选人提供机会,在美国就共同关注的优先领域进行硕士学位的学习,包括环境研究、食品安全、农业、公共卫生、公共政策和防灾准备。目前,该项目申请对象仅限于在上述优先领域工作的政府部门公务员。

中国国家留学基金管理委员会协调该项目的最初申请程序,包括申请公告和通讯评审等;美国国际教育协会北京办公室为候选人提供申请前的建议,面试、美方院校安置和行前培训等相关的服务。富布赖特硕士生项目的受资助人不仅要在美国大学完成硕士学位的学习,还要通过与美国学术界和公众的直接互动,更加了解美国人民、文化和体制。

外语助教项目的申请对象是在中国大学教学的年轻英语教师,这个项目旨在加强美国教育机构中的中文教学。参加这个项目的教师们主要被安排在美国的大学和学院中工作一学年,每周有将近20小时的时间教授中文,同时每个学期还可选修两门自己感兴趣的课程。中国每年可选派近40名这个项目的参加者去美国教授中文,申请者必须是在中国居住的中国公民,年龄在30岁以下,并在146所大学工作的英语教师(有关146所大学的名单,见链接http://photos.state.gov/libraries/china/705061/fulbright/FLTA_Eligible.pdf)。

中国国家留学基金管理委员会协调该项目的最初申请程序,包括申请公告和通讯评审等;美国国际教育协会北京办公室为候选人提供申请前的建议、面试、美方院校安置和行前培训等相关的服务。

除了上述四大项目外,中国的学生学者还可以参加由使馆提名的小型富布赖特项目,比如“亚洲驻校学者项目”、这个项目邀请来自国外的访问学者和专业人士在美国的大学或学院中进行为期一学期或一学年的讲座。这些美国大学和学院通常是小型文科学院、少数族裔服务机构和社区学院,其中许多很少有机会接待国外的访问学者。每年有多达6名中国学者参与这个项目。又比如“新世纪学者项目”,这个项目于2001年发起,汇聚来自美国和国外的25至30名杰出的研究学者和专业人士,就全球意义和普遍关注的话题进行合作。中国候选人通过提名也可以参加该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