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谈灵性教育

 

基本上,现在我碰见看得顺眼,或者骄傲一点的说法,还有救的,我都会推荐一下灵性教育。

 

然后对方就会问我一个问题,什么是灵性教育。

呃,怎么说呢?

灵性这个词,在这个年代已经被用滥了,可能有人听了甚至想要退避三舍。所以也会让我面临一种尴尬。

那么,用灵性教育本身的定义,它是指一种精神、灵魂和物质相遇的一种状态。用我的话来翻译一下就是天地人合一的状态。那么灵性教育,就是让人可以达到这种状态的所谓教育。

为什么用所谓这个词?因为研究教育你就会发现,真正的教育并不是如何去教育对象,而是“施教者”(暂且用这个词标示下)自己本身自我不断成长,自我教育。所以,不存在所谓的教育,只是你作为一个老师或者家长本身该有的状态而已。

事实上也是这样,当我不知道如何当父母的情况下,我开始学习教育,当我好不容易扒拉开一堆高大上的教育里不小心捡到了灵性教育,很多惊吓和确凿就开始诞生:3岁看大、7岁看老,老话这么说,还真是这个样子。

结果3岁以前就决定了这么多。妈妈的状态很重要,家庭的状态很重要。

再学习发现出生前更重要。再学习发现这个教育是修复和提升自己的。

所以后来就觉得:无论打不打算养孩子,只要你还有些追求,都该了解下灵性教育,因为这不关乎教育孩子,更是关于自己,如果你了解一个人应该如何长成,那么, 在你者修复或者通往成长的道路上, 就知道自己从哪里下手了。

也常会有人问我第二个问题:灵性教育是萧望野自创的吗?她是怎么获得这些东西的?

通常问这个问题的人基本上是上过她的课,或者对灵性教育有些接触的,就会忍不住这么问,我猜大概是觉得这么深奥的东西这个人怎么就会知道呢。

通常我的师傅被问到这个问题,都是打回去的。我猜那大概就跟杨绛先生说,你吃鸡蛋你都要看看母鸡吗?

我倒是非常能够理解问问题的人的心情,所以我就试着来回答一下,当然这都是我的猜想,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正如前面提到,什么是灵性教育一样,如果灵性教育可以通俗一点儿解释成帮助人朝着天地人合一的方向走的教育的话,那么,你可想而知,这个教育精神肯定不是新鲜的。我没有研究过古代教育,不过我听徐健顺老师介绍,经过大量的调研工作后还原出来的中国的私塾教育,就是走向这个方向的,这个从咱们很多经典的书籍里大概也能感受到这种教育精神,只不过近一百年的文化革新淹没了这一切,当然也不排除它本身也有走着走着走偏了的嫌疑;而华德福教育,以我浅薄的对人智学的感知,我觉得施泰纳先生大概也是希望西方的教育是这个样子的,只不过当时他没有想过这个教育100年后还要直接作用于在地球的另外一边的东方人的身上。

我不知道我跑题了没有,我想说的是,如果一个教育想真的教好人,它必定要研究教育对象——人是怎么回事,研究来研究去如果真的发现了人是怎么回事,那么,这个教育所谈到的东西必定是惊人的相似的,我是指原则层面(形式当然多种多样),所以,你要说这个教育怎么来的,我想也许有句诗词可能描述得比较准确: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

萧望野其人

很有意思,很多人是因为萧望野去了大理。可是,当萧望野的灵性教育课程开展的时候,热爱教育的大理家长(除了我,尽管我苦口婆心的劝,你们省了这么一堆机票住宿费,你们还不近水楼台先得月一下)。我也听说过一些义工,怀着美好的憧憬来到竹和田,最后悻悻而归,甚至有骂骂咧咧写文章以泄心头之恨的。

如果要我来分析原因,我就会说,因为她是真正的师傅。

也许这样说还太晦涩了一点儿。那么就先说初步的吧,她很真实。

她上课的时候没有人会怀疑这是一位老师,但是,下了课,她可以跑来跟学生抢厕所,她可以就小事唠唠叨叨犹疑不决,她穿着露着脚趾头的袜子……

而我们对于老师就如我们对爱情一样,充满各种不切实际的向往,我们大概认为老师应该像佛陀一样,必须是已经达到了完美的状态的,所以,容不得半点沙粒揉进我们看老师的眼睛里。(不过,其实我怀疑,若是佛陀真的在生活中,我们也未必认得出来,因为我们的眼睛,早就裹挟了太多的灰尘)

可是这跟我们理解的教育其实没有几毛钱的关系,因为一个老师他要展现的是可以去往天地人合一这个山顶的路径,而不只是坐在山顶朝学生招手。这个画面很容易想象的吧。

要不然,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说法就无从说起了

灵性教育和我

我第一次上了萧望野的课的时候,就觉得被激发了很多,激动不已,可是已经四年,几度想提笔来呈现我的收获和激动,最后都只能放下。我现在的解释是:这个场景太宏大了,我觉得我已经获得了很多的情况下,相对于灵性教育本身的博大,却不过是开篇。

我是被萧望野吸引去的,她吸引我的地方就是真实。

后面的学习证明我的直觉如此值得被信赖。

在这里,我开始认出我心智的乱思考,乱想象

在这里,我开始真的接触到色彩,音乐,绘画,雕塑,舞蹈等等艺术的真正含义和作用(一点点啦)

在这里,我开始从生活的点滴里感受到精神的力量。

在这里,我体会到了人智学里描述的孩子需要真正的权威的赶脚

在这里,我开始真的感受到什么是自我教育,我感受到我可以自我学习,而这,也让我获得了真正的力量。

在这里,我开始可以真正的安住进生活的某个当下……

所以,在后面几期的课程中,我们几个暗称萧望野为师傅,因我们深深的了解,是她领我进了世界的门。

当然,后面还有句更重要的,师傅领进门,修行靠个人,通往山顶的路,只有自己走上去。

Published in: |on January 2nd, 2017 |No Comments »

你是要在下水道里和拖着你后腿的小鬼们打架,还是直接爬上去

这个博客留的是情绪和思想的排泄物,这样说起来好像有些恶心,越过这恶心,去想想,就是这么回事。

我经历了一年多的纠结,不久前还在犹豫,要不是纪录,有些东西,自己都遗忘了,而且因为符合当下的真实,还有些不舍。

可是,读的时候是会陷进去的,就像陷在泥沼里。

时间消失了,力量也没有了。

就如排泄物是真实的,可是是不是要花时间去欣赏它。

我向往中国古人的立言,而不只是排泄。

 

Published in: |on January 2nd, 2017 |No Commen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