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去年的父亲节

#父亲节 1980年中美建交,同年父亲成为中美交换的第一批访问学者。当时中美没有通航,需要从北京先飞到卡拉奇,再去巴黎转机到纽约。父亲来到美国东海岸一座大学担任客座教授。同时他很快帮助我联系一所美国住读学校,让我出国学习。但出于某种原因(可能由于前辈有国民党官僚家庭背景),我在1984年才拿到中国护照赴美求学。此时,美国泛美航空公司(现在已经不存在了)和中国民航已经有直飞航线。此后,我虽然走南闯北,再也没有离开美国的东海岸,直至今天。父亲对我的影响大体上有两个方面:学术方面,做人的道德。学术方面显然得益于书香门第,家里有看不完的各国文字的书籍,书房里还有一些珍贵的书籍。后来父亲离世后,所有书籍被我哥哥捐献给大学图书馆了。五十年代初期,由于抄家,一些齐白石送给我爷爷的字画,包括旧宅,都被充公,很多其它稀世古物也早已不知去向。只记得其中齐白石写的一副对联内容:雅谈诗礼,圃话桑麻。但从父亲最受益的方面莫过于人品方面的栽培。一个是勇于探索真理和维护正义。还有一个就是思想要开阔,不要轻易否定任何事情。记得他曾经说过:如果你坚持所有的天鹅都只是白色的,因为你在有限的人生经历范围内产生如此的洞见,那么就会轻易否定了其实天鹅还可能有黑色或其它颜色的。果然,有一次我在伦敦的圣詹姆斯公园散步时,偶然间看见一只很大的黑天鹅从湖边缓缓驶来,我登时就想起父亲讲过的话。在这地球上,乃至整个浩瀚无垠的宇宙中,我们不知道的事情实在太多了。圣哲苏格拉底曾讲过:”我知道自己是无知的。” 我们又何妨不可以谦卑地开阔自己的心胸和眼光呢?从父亲身上,我学会了不会轻易否定这博大苍穹中的任何事情,但却开始敢于否定自己洞见了……

Add comment June 21st, 2021

7 years ago today in St. Maarten

Add comment June 20th, 2021

一新生去打水,不小心水溅到了手上,身后排隊一位美女关切地问:手没烫伤吧?
新生为显示男子汉气概咬着牙说:没事!
美女:都回去吧,今天的水又没烧开。

Add comment June 20th, 2021

Add comment June 19th, 2021

2004年的秋葉 (和哈佛同學到White Mountain秋遊)

Add comment June 18th, 2021

詩和久遠的遠方。。。

Add comment June 18th, 2021

Traditional Germany building

Add comment June 18th, 2021

微觀世界的天地 (Canon D700 with 80-200mm F2.8)

Add comment June 18th, 2021

人生中的浮光掠影

Add comment June 18th, 2021

Sydney and its coastline

Add comment June 18th, 2021

Previous Posts


Calendar

June 2021
M T W T F S S
« May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  

Categories

Archives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