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rchive for March 4, 2021 ~

0

“当华美的叶片落尽时,生命的脉络便历历可见。”

0

记得若干年前,在英国乡下开车周游时候,同行作陪的是一位在英国某大学教建筑学的老兄。他深知我喜欢读早期英国文学,便专门带我去见识一下几个文豪的故居。其中印象最深的既不是人气旺盛的莎翁故居,也不是静雅小镇里的勃朗特三姊妹住所,倒是人去楼空的诗人拜伦的老家。或许因为当时是阴雨连绵,整个一片凄惨的残桓景象。拜伦一生浪漫,很任性,最后死在希腊。后来我在希腊雅典实习2周时候,还专门抽空去Sounion海边看过拜伦在那个古老的神殿大石柱上亲手刻写的他自己的名字。这是早年查良铮先生翻译拜伦一首诗里的片段,真是美极了:
“从我的过去的一片荒墟中,
  至少,至少有这些我能记忆,
  它告诉了我,我所最爱的
  终于是最值得我的珍惜;
  在沙漠中,一道泉水涌出来,
  在广大的荒原中,一棵树矗立,
  还有一只鸟儿在幽寂譃赠啭,
  它在对我的心灵诉说着你。”
Log 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