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rchive for March 5, 2021 ~

0

说到英国诗人,不少人一定也会想到济慈的《夜莺颂》。其中有一段落在电影《人间四月天》里被徐志摩朗读给林徽音,据说林徽音至死身边还留存着当年徐志摩在伦敦送给她的那本济慈诗选,这几句诗言令时光倒转,让真情显露,叫后人唏嘘不已:
我在黑暗里倾听,多少次
我几乎爱上了静谧的死亡,
我用深思的诗韵唤他的名字,
求他把我的一息散入空茫;
而现在,死更是多么富丽:
在午夜里溘然魂离人间,
当你正倾泻着你的心怀
发出这般的狂喜!
你仍将歌唱,但我却不再听见——
你的葬歌只能唱给泥草一块。

0

记得当年选读英国文学课的时候,最不喜欢的作家就是狄更斯,偏偏他出的书也多,况且都是长篇小说。坦白地说,后来是因为看了根据他著作拍的各种版本的电影才开始欣赏他的作品。现在重温他的小说,感觉他的写作朴实真切,对现实社会和不同阶层的人物刻画的入木三分;在每本书压抑的气氛中,往往又肯定了最终人性中的美好,给人以些许期待和一片信心。恰如他所说道:“这是最黑暗的时代,也是最光明的时代。” 我却独衷他的这句话:“在你的人生中永遠不要打破四樣東西:信任、關係、諾言和心。因為當它們破了,是不會發出任何聲響,但卻異常痛苦。”

0

每个人最初接触的文学作品的顺序对其后来的品味和兴趣或多或少都有很大的影响。比如,我读的第一本英文原著是《月亮宝石》,内容神秘诱人,文字简美;使得我接下来又马上读了同一作者的《白衣女人》。我和童话故事的经历就不是如此精彩迷人了,因为当初读的第一本童话集是德国人的《豪夫童话》。豪夫写的东西虽然有一定想象力,却匮乏天真的美好;特别是他的作品《冷酷的心》至今还令我感到惶恐不安。我真后悔:当初为何不先读了《安徒生童话》,哪怕是《伊索寓言》也好,然后再看这位德国佬的东西;也不至于到今天对童话故事还保持一段彼此侧目而视的距离。简言之,任何事物还是从美好开始为宜。。。毕竟像安徒生说的:“仅仅活着是不够的,还需要有阳光、自由,和一点花的芬芳。”

0

德国的叔本华先生曾经这样写道:“常言道:万事开头难。但是,在戏剧这一行,此话的反说才是正确的:万事收尾难。” 如果当你开始懂得欣赏戏剧的时候,你就会不可避免地开始膜拜莎士比亚了。俄国作家托尔斯泰认为:“戏剧的本质就是大家一起,创造性地把虚构变为真实。” 其实莎翁可绝不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写实主义者,他的戏剧(更像《诗经》)貌似平淡的古英语词句里面透露出神明的指点,涵盖着人类精神上的灵性,也是文字上的终极达炼。他的戏剧是跨越时空和族裔的,是永恒的。君不见:位于意大利北部的维罗纳小镇里的罗密欧和朱丽叶的故居阳台上永远挤满了来自世界各个角落的追慕者们。莎翁自己也坦承:“最好的戏剧也不过是人生的缩影。” 换言之,你倘若看懂了莎剧,你就看懂了人生。

0

孔子云:“兴于《诗》,立于礼,成于乐。” 就是说做君子要始于读书。当然,要读经典的书籍。在今天的网络信息爆炸时代,趋于浮躁的人群在蔓延滋长,静下心来读书便难能可贵了。古罗马的哲学家西塞罗认为:“没有书籍的屋子,就像没有灵魂的躯体。” 没有良好的人文基础,一个人的真性修养(包括善恶是非)必然脆弱。当然,恰如英国作家菲尔丁所说的:“不好的书也像不好的朋友一样,可能会把你戕害。” 那些洗脑般的空洞政治说教只能让读者成为不可救药的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患者—-不幸的是:在天朝这些无辜的受害者们还真不算少数。法国小说家雨果曾说过:“书籍是造就灵魂的工具。” 试想一下:我们每一个人想要一个什么样子的灵魂呢?

1

“没有和你一起上学,一起听课,一起吃食堂,一起逃课,一起参加社团活动,有那么多’一起’没有在一起。不过,也没什么好遗憾的啊。。。我们下半生不是在一起么?” #一句中听的话

0

今日网上看到的金句:
“从秦始皇起,所有统治者只关心两件事:一是向老百姓收钱;二是防老百姓造反。”

0

到不了的地方叫远方,其中包括了这书脸上布满世界各地的信男信女们,以及这曼哈顿岛上可能仅仅相隔一条马路的网友。如果说朋友是我们选择的家人,而家人便是我们的天生的朋友。我们每天在这个虚拟的网络现实中安静的地、互相观赏彼此的种种生活点滴,横看竖瞧,依然相敬如宾。偶而,感触深刻时候,还会悄悄地替网友按下一个赞👍。能这样一直熬下来若干年的网友们实在不易,尽管理念和追求不尽一致,甚至或未曾谋面,至少是心灵上有个某种默认和道义上的几许担当。财富并非永远的朋友,但朋友却是永久的财富。毕竟一个人能走多远,要看他与谁同行,哪怕是在这书脸的时间隧道中。。。

0

很认同这句话:“当我们一点点看透人情世故,看清过往云烟,才能将自己的真心从现实泥沼中剥离出来,释放出来。。。”

0

你付出勞動,得到報酬 = 你在工作
你付出勞動,得不到報酬 = 你是奴隸
你付出勞動,要付出報酬 = 你在健身房
Log 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