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rchive for March 12, 2021 ~

0

有人說,时代的一粒灰,落在个人头上就是一座山。偏偏我们生活在一个尘土飞扬的年代。其實,這世間的善男信女們和這廣闊無垠的穹蒼在冥冥之中都在等待著一場大結局;從過去到今天,周而復始的新輪迴在一步一步走近我們。。。

网上如烟

0

昨天看一篇介绍 T.S. Eliot 個人生活的文章触动了我想起了早年在哈佛读书时候,他曾经住过的房子就在我的宿舍樓边上,每天去上课时候必然经过,这张照片就是当时上课路上拍的。他早年在哈佛讀書,後來去牛津,然後去巴黎,最後又回到英國定居。他一生故事非常多,以後有機會可以分享給大家。作為一名諾貝爾獎詩人,他的《荒原》(The Waste Land)是當時最有影響力的作品。傳說中國新月派人物葉公超先生早年留學英國康橋大學,結識了艾略特,他日後致力於譯介艾略特詩文。葉公超的女弟子赵萝蕤後來譯出《荒原》全詩,在1937年6月由上海新詩社出版。其實,我不很欣賞他的詩歌(多是憤青牢騷之類),沒有辦法和雪萊,拜倫,濟慈相比。西方文學似乎在英國浪漫主義以及維多利亞時期之後,就走下坡路了。但其中有些句子不妨分享一下:

Yet when we came back,

late, from the Hyacinth garden,

Your arms full, and your hair wet,

I could not Speak,

and my eyes failed,

I was neither Living nor dead,

and I knew nothing,

Looking into the heart of light,

the silence.

0

Sigmund Freud said, “In the small matters listen to the mind and in the large ones the heart.” The sad thing is we often confuse the two, hence listening to the woke media.

5 years ago today in Ghent

0

In Krakow (2 years ago)

0

三年前的今天写的短句

0

【科普野史】最近开始读汉朝历史,可以和大家八卦一下汉武帝——刘彻。刘彻是个杰出的帝王,也被称为汉武大帝,与康熙大帝为仅有的两位号称大帝的历史人物。但许多人不一定知晓汉武帝其实本来叫刘彘,在七岁之前这个名字一直陪伴着武帝度过童年。相传在汉武帝出生之前,父亲汉景帝做了一个梦,梦到他的曾爷爷高祖要给这个还未出世的儿子取名为刘彘。“彘”就是“猪”的意思,古时候,“猪”是聪明高贵的象征,和“龙”一样金贵。继“文景之治”的稳定繁荣,汉武帝开始各种改革,为今天的汉语,汉人,以及汉族文化奠定了坚实基础。

三年前的今天读拜伦的诗

0

当四周逐渐阴沉暗淡,
理性悄然隐没了光线,
希望的火烛摇曳欲熄,
我在孤独中徘徊茫然。
–拜伦《给奥古丝塔的诗章》

两年前在布拉格想到的。。。

0

我最爱苍茫的黄昏,惟有在这种时刻我才会感到有什么伟大的事情可能要发生,当天色渐暗,黄昏来临时,万物就变得美丽起来,所有的街道,所有的广场,所有在暮色中行走的人,都像蝴蝶花一般美丽。我自己好像也变得年轻了。
——捷克作家 赫拉巴尔 《过于喧嚣的孤独》

重温二年前在布达佩斯山上的感想

0

站在Buda Castle 山上,俯視滾滾而來的多瑙河,將迷人的布達佩斯攔腰斬斷,然而古老的Chain Bridge宛如一條紐帶銜接著兩岸,使得這座曾經不可一世的奧匈帝國都市四通八達。傍晚,萬家燈火,幾抹粉粉的彩雲飄在落日左右。隨處可見遊客和情侶駐足拍照,在多瑙河邊,在議會大廈邊,在高聳的教堂前,在大橋上流連。。。此時,不免想起以前讀過的匈牙利詩人裴多菲的美句:
「我愿是城堡的废墟,
耸立在高山之颠,
即使被轻易毁灭,
我也毫不懊丧。
只要我的爱人,
是一根常青藤,
绿色枝条恰似臂膀,
沿着我的前额,
攀援而上。」
Log 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