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rchive for March 13, 2021 ~

0

法国作家福楼拜说过一句话:“你有没有过这种感觉:有时候看书,模模糊糊,遇见你也有过的想法,或者人影幢幢,遇见一个来自远方的形象,就好像你最入微细腻的感情陈列出来一样。” 但是以前拜读他的《包法利夫人》时候却没有这样的感受,反到是当年在大学宿舍晚上熄灯后,在被窝里打着手电筒痴迷地翻阅大仲马的《基督山恩仇记》时候有过那种身临其境的神秘感—-不吃不喝地一气呵成的看完。

去年今天的一点感触

0

当年曾经读“国际关系史”这门课,但现在只记得教授提出的两件事情:1)国家之间有永恒的利益,没有永恒的友谊。2)在人类历史进程中,天灾人祸(包括战争)是改变历史路线的主要环节。我查了一下资料,至少中国历史上诸多演变是符合这位教授的理论。史料统计,三国重新统一后,全国只有900多万人口,而东汉鼎盛时期的人口达到五、六千万。除了被豪强隐藏起来的人口外,实际的损失至少有上千万。比起死于战乱,瘟疫夺走的性命可能更多。而且几乎每个朝代更替转型时期都有大瘟疫爆发。到明朝末期崇祯年间,天灾频繁,京师鼠疫大作,造成“十室九空,甚至户丁尽绝,无人收敛者”的惨状。崇祯十七年,明亡。古人讲:人算不如天算,善恶有报。
当代的环保人士竭力宣讲:一切所谓自然灾害其实来自人祸。今天的科技水平虽然发达,但自然环境的确不如从前。海洋,淡水和土壤的污染,以及全球温暖都是人为的。加上人权被肆意践踏和世风日下的各种社会景象:例如老人倒在街上没有人敢扶起来。眼下出现各种社会危机或天灾人祸似乎不足为奇,毕竟雪崩时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可谓人人随波逐流。其结果应验了古训:“人不治天治”。总之,就像诗人但丁所说:“人不能象走兽那样活着,应该追求知识和美德。”
Log 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