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rchive for March 16, 2021 ~

0

@NYC Met Museum, March 16, 2014.

0

德国哲学家康德说:“三样东西有助于缓解生命的辛劳:希望,睡眠和微笑。” 其实还有一样他所不熟悉的好东西:黄山毛峰茶。(March 16, 2017)

0

形而上者谓之道,行而下者谓之器。

0

几乎所有人都徘徊在过去和现在之间。。。 (March 16, 2016, Bruge, Belgium)

0

大家认识的徐志摩往往仅限于他的抒情潇洒新月派诗歌。其实他的散文才是展露出他非凡的见地和学识的花园。他在《泰戈尔》一文中指出:“现代的文明只是骇人的浪费,贪淫与残暴,自私与自大,相猜与相忌,扬风似的倾覆了人道的平衡,产生了巨大的毁灭。芜秽的心田里只是误解的蔓草,毒害同情的种子,更没有收成的希冀。在这个荒惨的境地里,难得有少数的丈夫,不怕阻难,不自馁怯,肩上抗着铲除误解的大锄,口袋里满装着新鲜人道的种子,不问天时是阴是雨是晴,不问是早晨是黄昏是黑夜,他只是努力的工作,清理一方泥土,施殖一方生命,同时口唱着嘹亮的新歌,鼓舞在黑暗中将次透露的萌芽。” 他在《罗曼罗兰》里还写道:“我们都是牢狱里的囚犯,镣铐压住的,铁栏锢住的,难得有一丝雪亮暖和的阳光照上我们黝黑的脸面,难得有喜雀过路的欢声清醒我们昏沉的头脑。” 徐志摩从那些大师们身上看到认同的远大思想理念,并早在民国初年就意识到中国的新文化需要从腐朽的尘世里唤醒出一个活波而又觉悟的世界来,正如罗曼罗兰躬身的使命一样:我们投入人生的动机不应是为艺术的爱,而应是为人类的爱。徐志摩后来在《罗素又来说话了》一文中提到:“我们中国近来很讨论科学是否人生的福音,一般人竟有误科学为实际的工商业,以为我们若然反抗工业主义,即是反对科学本体,这是错误的。科学无非是有系统的学术与思想,这如何可以排斥;至于反抗机械主义与提高精神生活,却又是一件事了。所以合理的人生,应有的几种原素——自然的幸福,友谊的情感,爱美与创作的奖励,纯粹知识——科学——的寻求——都是与机械式的社会状况根本不能并存的。除非转变机械主义的倾向,人生很难有希望。。。归根的说,现有的工业主义,机械主义,竞争制度,与这些现象所造成的迷信心理与习惯,都是我们理想社会的仇敌,合理的人生的障碍。” 今天的现实恐怕离他的初衷是渐行渐远了。。。(March 16, 2017)
Log 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