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rchive for March, 2021 ~

大陆网民的智慧

0

去年的今天,推特上有网民出了一副对联,求横批:
上联:如能抗议怎须抗疫
下联:若不废言何必肺炎
有人便回应: 1)疫于言裱;2)武炎疫对;3)捂言疫怼;4)君捂戏炎;5)炎简议骇;6)「删国掩疫」;7)言者无炎;8)疫炎难尽;9)疫不容辭;10)定于一蠢;11)言之疫尽;12)偷言换疫;13)耄病惡習;14)言偃疫兴;15)疫炎久顶;16)毒疫捂耳;17)疫言難禁;18)疫不容迟;19)惡習禁評;20)官状病毒;21)无憾废言;22)掩炎疫息;23)疫带一路;24)疫言难禁;25)言止疫进;26)疫满疫足;27)因言而疫;28)中国废言;29)举国疫致;30)疫满全球;31)流炎非语;32)言起炎终;33)疫言难净;34)疫派胡言;35)封神掩疫;36)疫冠禽兽;37)废府之炎;38)疫于一尊;39)

0

用砂锅做方便面,有品味吧?!

0

最近感觉內心很充實,里面填滿了失望。。。

0

看完「紫禁城的秘密」之後,對明朝永樂皇帝以及當時情況有所了解。可以說沒有燕王的「清君側」,自立為帝,就不會有今天的北京。可惜的是,儘管建築大師梁思成和林徽因夫婦早在五十年代初就協力呼籲保護老北京城,現在的北京已經不是原來北平時候的模樣了。這個建立與1420年的古城假如能保留到今天,便會像西班牙的Salamanca大學城一樣,整個都市都將是聯合國科教文組織的保護古蹟。撫今追昔,事過境遷。果然,「人同黄鹤远,乡共白云连。」(March 26, 2020)

0

In a letter dated January 30, 1787, to his good friend James Madison, Thomas Jefferson used a Latin phrase: “Malo periculosam, libertatem quam quietam servitutem.” This phrase could be translated into “I prefer the tumult of liberty to the quiet of servitude” or perhaps as “I prefer liberty with danger than peace with slavery.” 中文大概意思就是:“我寧可要有風險的自由,也不要做和平下的奴隸。”

0

毕业十年后重返查尔斯河畔,有点“再别康桥”的情怀,不胜唏嘘。但全然没有 “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的感觉,而是 “我想一想当年,别离时不曾有任何遐想。”

0

人们去远方只是为了紧紧地搂住自己
我只喜欢在笛声中闻着野草的清香
—-仓央嘉措

0

“那些书里的故事其实都是真事!不过在这个世界上发生的很稀罕罢了!所以,人们就一定要记下它,把它留在纸上,像怀念一个人那样去怀念它。。。” —- 《橘子红了》

0

大家都说: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而纽约很多中餐馆的午餐偏偏是价格实惠的套餐:里面包括馄炖汤,一道菜和米饭,让你感觉买了一道菜,还赚了一碗汤。其实,那碗近似刷锅水的馄炖汤简直没法咽下,我每次不碰一下。如果说起馄炖,在北京府右街和西长安街交叉口的西南角曾经坐落一家地道的京味面食馆子。那里的馄饨皮是手擀的,馅多,个儿也大,汤底里有天津冬菜,肉末,紫菜,香油,酱油,葱花,等等;上面还飘着若干香菜叶,味道至今耿耿于怀。当初在那里连晚饭我都要一碗馄饨吃,作为拉开晚餐的序幕。然后,再开始点一个气味浓厚但吊人胃口的韭菜合子,加上一碟凉拌高碑店豆腐干丝和黄瓜。付账之后,掀开珠子门帘,甩袖扬长而去。。。(March 23, 2017)

0

古希腊诗人荷马曾经说过:“对人来说,不幸要比幸福多两倍。” 对我而言,每天洗碗是不幸中的不幸。现代人发明的洗碗机也要求我们先洗一个大概,才能放进去;然后必须听着厨房里传来阵阵轰鸣的洗刷声音。本来每天吃简单的东西也用不过几个碗碟,操纵起洗碗机来未免有大动干戈的架势。其实,我每天使过的各种水杯远远超过碗碟的数量,家里几乎每个角落都有茶杯或咖啡杯。在吃喝问题上,看来吃的质量远不如喝的品味—–橱柜里的各种茶叶和咖啡比起冰箱里的速冻食品可贵重多了。当然,地毯上和很多书本上自然也免不了存留下若干茶垢或咖啡的痕迹。面对着厨房水池里堆积起来的杯盘,我手里拿着海绵和洗碗剂,不禁扬眉一笑:这书脸上的看官们恐怕多有同样对洗碗的苦楚,除了神经病以外。。。 (March 23, 2017)
Log 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