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天读柏拉图的《Theaetetus》,很有感触,想起意大利作家伊塔洛·卡尔维诺在《如果在冬夜,一个旅人》里的一句话:“阅读就是抛弃自己的一切意图与偏见,随时准备接受突如其来且不知来自何方的声音。” 书中,苏格拉底把人的大脑比喻为鸟笼,对认知领域深入探讨,这位开创西方哲学的智者给人留下了一句谦卑的名言,“我知道我不知道。” 相比之下,我们是否有必要对自己的认知就那么绝对化呢?(August 16, 2019)

More from my site

Leave a Comment

Log 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