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赤地千里

塔外千里之外,关头落月横西岭,朔气凝云断北荒。

忽闻丝竹之声,今愁古恨哀戚不绝。马上人唤来一名侍卫,不久便将吹奏之人带到马前。

“你吹奏的是何乐器?”马上人问。

“是筚篥。”

“为何你的曲声如此凄婉?”

“思亲人。”

“亲人在何方?”

“全族被西㺈所掳。男为奴、女为娼。”

是夜,帐中人迟迟未寝。

徘徊道:“书中记载此处并非荒蛮之地,琏泉南有铜驼地,沮渠蒙逊遣工取之,得铜数万斤。焉止丘在郡西界,有松柏五木、水草茂美。有青盐池出盐,正方半寸,其形似玉。砀迳、琏泉二界之上有连溪山,山中冬温夏凉,宜牧牛。又有仙人树,行人山中饥渴者,辄食之饱。此等天赐之地,如今怎任由西㺈横行?”

另一人回道:“宁远将军可记得去年西北的蝗灾?”

将军思索道:“吾闻旱极而蝗,数千里间草木皆尽,或牛马幡帜皆尽。若西㺈因蝗而迁,则百姓苦矣。”

另一人回道:“宁远将军可是要出兵西㺈?”

将军沉思道:“北犰劲悍,往来锐师,吾之勍敌,左右之深忧也。西㺈与吾国势同唇齿,㺈灭则吾亡。又有真濑处中,分布掎角之势,亦不可轻敌。若二国连和,进则可以兼吞天下,退则可以鼎足而立。吾不可攻西㺈而成他人之师。”

另一人迟疑道:“宁远将军,您是圣上钦点的状元,但属下……属下才疏学浅,实在听不明白。将军有何吩咐,还请明示!”

将军道:“兵不动,人要救。”

Copyright © 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