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夜雨对床

塔外万里之外,一名少兵踏着飞尘一路跑到将军的马旁,振威副尉姚恪拦住他问了两句话,大喜,跪禀道:“报告宁远将军,赫尔他族被西㺈虏去的族人已经全部救回来了!”

“当真?为何人所救?”

“这……”姚恪回头看了看那名少兵,他的嘴唇干裂出血,脸上却满面红光。

少兵喊道:“回将军,是汉人!是一名英勇神武的汉人!单枪匹马救回了赫尔他族一百四十七名族人,他是赫尔他族的英雄!”

“哦?”宁远将军疑惑地问道,“此人……”

正在这时,队伍后面传来一句嘹亮的斥责声:“将军岂是你说见就能见的!”

宁远将军向后望去,只见一人高大磊落、英神秀茂。他急匆匆下马跑过去——“大哥——”

“仲恕见过宁远将军。”来人单膝跪礼道。

“曾先生快请起!”宁远将军立刻将他扶起,抓着他的手很久不放。

蔡宁已经许久没有那么高兴了。自离开冼州他连一个安生觉都没有睡过,抱着必死之心远赴边关。而此时,他的结拜大哥曾宥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他才第一次放下了心里的焦虑。

当晚等部下退去,他着急地把曾宥唤入帐中。“大哥你怎么来了?家里一切可好?”

曾宥拍着他的肩:“好,好,一切都好。弟妹修了封家书,你自己看吧。”他从怀中掏出一封被捂得温热的信放在蔡宁手中。

蔡宁一边读信一边大笑起来:“芾儿又有了!哈哈,酸男辣女,她说她这次爱吃辣,我终于要有女儿了!大哥!”他一边喊着一边激动地抓着曾宥的肩膀前后摇着。

曾宥也不制止他,只是微笑:“恭喜二弟。弟妹有琬娘照顾,有下人们左右伺候,还有产婆大夫随时待命,你尽管放心。”

蔡宁笑得嘴都合不拢了,点头道:“多谢嫂子了!有嫂子帮忙照料,我当然是放心的。”

曾宥道:“琬娘看上去比弟妹还激动。一直说等弟妹生下个女娃,正好和我家隐儿结亲。”

“好啊!这当然最好!”蔡宁还不等曾宥说完就附和道。

“你这个当爹的!那也得令爱看得上隐儿啊。哎,瞧我们说的,算算日子还有三个月呢。”曾宥拍了拍蔡宁的肩膀,忽然话锋一转,“总之冼州有孙善在打理,一切如常,反倒你第一次带兵就要讨伐北犰让我实在放心不下。”

蔡宁拉曾宥坐下:“此事须从长计议。先说说赫尔他族是怎么回事?是大哥的手笔吧?”

曾宥道:“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我追你而来,途中见到被抓的赫尔他族人,但知你此番定有大计划,不敢打草惊蛇。我记得三弟儿时用来恶作剧的偏方,便找了黑斑草,又取石麻,水绞取汁,偷偷让赫尔他族人服下。不到一日果然泻泄不止、满面痈疽疮毒。西㺈人以为他们得了瘟疫,避之不及,把他们关起就逃之夭夭。我再取山慈姑根,醋磨敷之,他们很快痊愈,连夜躲到了琏泉。”

蔡宁听了拍腿大声叫好:“好!说来这还有三弟的一半功劳。大哥真是有勇有谋!此次出征有你相助让我西鸿军如虎添翼啊!”

二人交觞酬酢,饮酒二斗。

荒城空,人烟静,半空皎月如悬镜。

Copyright © 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