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一栖两雄

断水剑——《拾遗记》载”以之划水,开即不合”。

时至今时,没有人见过断水剑真正的样子,只因见过此剑之人必已死在此剑之下。

未鸣面对手持断水剑的人,两人相距七丈之远。高手相较,只要一招,就有人会命丧黄泉。

是箫声快,还是剑光利?没人知道答案。

于是这第一招,谁都没有动手。

只有冰冷的夜见证着两个顶尖高手的无声对峙。没有蝉鸣,没有鸦叫,连星月都躲了起来,仿佛知道要离这两个危险的人越远越好。

也不知过了多久,未鸣道:”多谢段洋君帮我暂管公孙家的灵器,这便还给我吧。”

沉默片刻,段洋君用内力将一个黑物推出,如同火雷般以陨星之势飞向未鸣。未鸣不躲不闪,伸直手臂,张开手掌。眼看黑物到他手掌只有一寸时忽然停了下来,悬在空中,疯狂地旋转,但转速越来越慢、越来越慢。最后他五指合拢,将黑物握在掌中,笑道:“多谢!柳家的灵器我也拿了,段洋君就不必对千雪门出手了。”

“你为千雪门求情?”段洋君冷冷道。

“是为了天下第一奇女子柳夕泠。你知道,我向来是怜香惜玉的。”未鸣得意地说。

段洋君似乎冷笑了一声。

未鸣问:”你拿了薛家的灵器吧?”

段洋君沉默。

未鸣道:”灵器虽然一直是你管,但只要没有哪个自不量力的集齐五个灵器,妄想通塔,你也无所谓它们散落何处。既如此,不如把薛家那个给我玩玩。”

段洋君是个极少言辞的人。任何人剑术练到他的水平,恐怕都是没时间说话,也不屑于说话的,毕竟用剑解决事要比用嘴快多了。世上也没几个人敢和他恬不知耻地说那么多话,若是要求饶,只怕那人还未开口就被他一剑封喉。

而这时,段洋君只是站着,收敛了全身杀气,静静地听着未鸣与他谈判——他也从未见过如此谈判的人,还没答应他第一个请求,居然不知羞耻又来索要另一样东西,而且是至关重要之物。

段洋君道:”为何?”

未鸣道:”没什么,若说好奇,段洋君信吗?我可是连这五个灵器聚在一起长什么样都没见过。当然,我也拿不出什么交换,不管我出不出手,你也能随时拿下沈彻的脑袋,四大家族已名存实亡不是吗?”

说的是穷途末路之言,做的是空手套白狼的买卖,未鸣却还是一边笑一边漫不经心地抛玩着手里的灵器,一副超然独达、旷迈不群之态,纵意于尘埃之表。

段洋君沉吟片刻道:”速往顶楼。”又掏出一个黑物抛给未鸣。

…………

凌旭背起行囊,刚走到九曲长廊,就听见桂花阵中传来人声。他迅速以轻功奔入桂花林,顺着声音寻去,高喊道:“来者何人?”

他听到一个清亮的声音:“三师兄!”不远处的树下有位全身上下挂满琳琅宝器的女子,看着眼熟。凌旭顺着她的方向看去,见未鸣与一位玉色长衫的男子对峙着,听不见他们说了什么,又或许他们什么也没说。

突然男子出剑,如万道银蛇乱掣,冷森森一片寒光,但觉杀气袭人,令凌旭毛发皆竖。此时箫音响起,清商流徵,在宝剑上迸发出三道刺眼的火光,伴随着铮地一声,凌旭大喊:“未鸣——渡少侠——快住手!住手!”挡在他们中间。

未鸣挺然而立,将白箫收回腰间。渡志抹去嘴角的血渍,与叶青苏并肩走来,他手中的无方剑依然寒气逼人,但已然有了三个缺口。凌旭行礼道:“在下凌旭。两位是真源派的少侠吧?我们在桓翳庄见过一面。”

渡志道:“真源派渡志、叶青苏,有要事求见柳宗主。本想沿泗江而下去寻浮云居,不知为何被江流带到了这里,与花公子起了误会。”

凌旭偷偷看了未鸣一眼,却在他脸上看不出任何情绪。淑姬说湖心岛为千雪门弟子的思过之处,看来渡志他们是不知道的,于是便圆场说:“原来只是走错地了,何必大动干戈。此地并非浮云居,我也不知柳宗主在何处,怕是帮不上二位了。”

渡志看了看凌旭,又转而看看未鸣,低声道:“师妹,我们走。”

凌旭长吁一口气,却听到未鸣冷冷地对他说:“你要不告而别?”

凌旭背后一阵发凉,转过身,尽力掩饰自己早已藏不住的包裹,看着未鸣全无笑意的冰脸,一字一句斟酌着回道:“你身体已好转,我也算报完恩了。我想带着黑塔碎片去找薛庄主,合大家之力,一同出塔。”

未鸣神色仍没有任何舒缓之意,凌旭又说:“你既无意出塔,那便江湖相忘。”

未鸣摊出手掌,凌旭迟疑了一下,把铁葫芦放在他掌中。未鸣将葫中的桂花酿一饮而尽抛还给他,转身高歌:

“岁月无穷极,会合安可知。”

Copyright © 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